Subscribe by Anothr

Isaac 2.0

自由拓展的生命体验
你在看本页时我在想什么:

    星期四, 八月 09, 2007

     

    Wikimania 年会(一)

    剑潭的日子是难忘的,因为我们有太多机会和来自不同地区、不同领域的人们交流,也慨叹有太少的时间可以支配(我还有一篇“一天只有24小时吗”欠债的文章,看来在Wikimania的感觉是少于24小时)。从剖面来说,首先有很多老朋友要重聚,有中文的维基人,有公民媒体的同好者,有开放内容和教育工具的推动者,有“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的全球协作伙伴,有各类研究机构,还有商业机构和创业者群体.... 如何能够把每个维度都考虑到并能够从自己的角度去协调一致,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会议就是这个问题,让人们体会真实,却无法尽如人意。

    于是总是需要作一点小整理,看看自己收获了什么:

    赴台前,中文Wikipedian台北的组织团队曾经建立过一个Skype 频道,专门讨论如何赴台,以及相关的各种疑难问题。今天从这个频道的长长讨论历史来看,很多担心是不必要的。但是事实上中文Wikipedian 成为了今后赴台参观访问的一个探索试验课题,也许大家都可以把经验分享出来,为促成更多的两岸自由交流提供一个信任参考(算是介于官方引导和小道消息之上的一种信息网格)。于是大家都陆陆续续地从不同渠道成功抵达台北,从成果来看,和国民党主席登陆大陆是差不多的。这部分的经历和产生的后续影响可能会让很多人慢慢体会到,另作网志探讨...

    有了大陆的维基人参与,这次年会的起码算是完整了。于是大家先开会前会,讨论公民媒体(Citizen Journalism)。这个说法其实有很多争议,因为在很多场合下,公民媒体被放到了专业媒体的对立面,甚至让人误解为专业媒体就不能为公民服务,或者专业媒体人员就不是公民。诸如此类的定义矛盾让公民媒体还显得苍白,或者尤其会让其受到攻击。我静静地观察了这个会前会(也被称为Unconference),人们从不同地区的讨论有点让人一下子难以立刻进入分享状态。不同的案例也很难得到快速的共鸣,所以并不会立刻让讨论的结果呈现出来。这也是我过去很长时间对快速聚集会议的担心,缺少背景准备的讨论可能会让人无措或者误读。即使现场的安排非常专业性和生动有趣,也未必能够有高质量的结果。其实有关公民媒体的讨论,完全应当由“全球之声”网站作为参考,然后做一些准备性的页面,分门别类地深入下去,这当然有些超出会议本身的负载,但是未必不是Wikimania 组织者需要考虑的角度。当然,对会议结果的预期、收集和回响的不足是整个Wikimania 历来的问题,也是任何传统专业会议的硬伤。
    附注:因为没有发现有一个有效的渠道,所以我和Ilya 共同创建了一个Wikimania Skype 讨论频道。后来还在Anothr上烧制了一个Wikimania 的内容频道。但是事实上年会的BackChanneling 的行为不多,也可以管窥到Wikipedian群体的特性。我想我们忘记提醒组织者有一个公共的官方Blog并能够被所有人订阅,这也是任何人都会被所谓“专业”思维限制的地方。
    当晚和台湾的Blogger们聚会,见到了一年前参加中文网志年会的老朋友们(乔敬,凯洛,Vista,史莱姆,Schee等),以及一直未能谋面的Blogger空间虚拟故知(例如TM,工头坚),还有一些新朋友。聚会后又被邀请去参观著名的诚品书店(Eslite Bookstore),史莱姆驱车带我夜半返回,应当已经超过了半夜2点钟,所以早上拼命努力爬起来才赶上Wikimania 的开幕式,很不应该。所以只能被罚站聆听。 Florence Devouard,Wikimedia Foundation 的轮值主席,介绍了Wikipedia的发展现状,诠释了一些未来的发展策略(当然都有待群体印证),包括新的内容质量控制方法。单单是Wikipedia 已经超过二百万篇文章就足以让人热血沸腾,更不用说有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把维基百科当作教育科学研究的引用资料,这一点应当让信息封锁的国家感到羞耻。

    Jimmy 和Florence的欢迎词之后,我去参加的是在Hall房间(和前一天的公民媒体相同)的一些主题,但是并没有集中精神去听,而是在编写自己的幻灯片。因为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演讲日程被排到了第二天(本来是第三天,竟然没有人通知我!)。当然我也有责任去时时检查会议更新,而这正是一个会议1.0的一个难点。所以原本还在拖到底线日期的想法突然破灭,因为晚间还有GV本地翻译者的聚会,只好牺牲一些有趣的演讲并在无精打采中完善一些还需要引用的实例。当然吃饭永远是最重要的转折点,午餐的时候碰见了刚刚到达的CC 国际化负责人Catharina,于是抓紧时间交流CC在中国大陆的困境(尤其是有关名称的问题)。因为下午感兴趣的主题只有一个,所以时间比较从容,更因为Rebecca和Ilya的加入而让这个讨论放大到整个中文地区。发觉确实有很多问题在一个小的区域中无法得到理解,而放大到一个更大的群体中才会有开朗的可能。之后Samuel Klein 的主题---- “OLPC and addressing systemic bias”,把我们都吸引到Hall Room里面,毕竟OLPC秋天就要在疑问声中正式发布... 究竟是自上而下(Top-down)还是自下而上(Bottom-up)更有效,还都是未知数。Samuel 的演讲中并没有办法回答这些问题,我知道整个OLPC项目还都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些问题,眼下最重要的是能够看到产品。

    GV本地年轻团队款待了我们这些来访者,大家谈天说地,也开玩笑地说为什么大陆参加GV翻译的人员太少,应当有更多。和TM http://luba.crss.ucsb.edu/~shen/SkypeEmoticons/0170-headbang.gif, Joy, Haidong 一起去了淡水,停留在有河书店到深夜。进而结识谦逊和气的书店老板(兼店员)夫妇-- “686”和“隐匿”。而我,全然清楚还有第二天的演讲,不能再晚了。捷运(地铁)最后一班已经结束,只能叫出租车返回台北,奔向第二个午夜2点... (未完待续)

    标签: ,


    评论:
    公民媒体和个人媒体,我差别还是传输内容的“话题”和“视角”,blog可以记录日记,个人随想,评论,也可以记录一些社会性的话题。
    个人blog有媒体的性质,但传播力量还不够,也许当访问量和rss的订阅数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能称之为“个人媒体”。
    而公民媒体,可能编辑方式就像维基百科,草莓周刊一样,或是博客群,network,对它的定义我还有些模糊...
     
    发表评论





    << 主页

    存档

    一月 2007   二月 2007   三月 2007   四月 2007   五月 2007   六月 2007   八月 2007   九月 2007   十月 2007   十一月 2007   十二月 2007   一月 2008   二月 2008   三月 2008   四月 2008   五月 2008   六月 2008   八月 2008   九月 2008   十月 2008   十一月 2008   十二月 2008   一月 2009   二月 2009   三月 2009   四月 2009   五月 2009   六月 2009   七月 2009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