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by Anothr

Isaac 2.0

自由拓展的生命体验
你在看本页时我在想什么:

    星期日, 十一月 23, 2008

     

    新的时代

    这次去美国,除了开始正式的研究工作。还正好赶上两件事情,都给我很多启发。一个是参与波士顿地区的最大华人基督教区的一次礼拜(他们翻译为崇拜),另一个是美国大选日(11月4日)。我是宗教的观察者,所以对于社群信仰的问题,必有认真的注意,于是应访问学者邀在礼拜日搭车前往位于美国独立战争的发源地Lexington列克星敦)的华人教堂(属于波士顿郊区华人圣经教会CBCGB)。 教堂有完善的现代设施,还有教友特别照顾小朋友们,所以陪同的朋友放心地把孩子交给他们去玩,然后一起陪我进入做祈祷。在美妙的歌声中,崇拜活动依次平和有序地进行,到分享圣餐后结束离开。几百人如同大家,其乐融融。整个波士顿附近的华人信众都成了相互关心的朋友,其实这就是宗教的既成优势,如果融入那个环境,而还没有既有的信仰,是很容易皈依的,至少其中有盛情之下很难推却的意味。

    回到湾区的时候,也有几个恰好的碰面。和译言的两位共同创始人张雷还有赵凯碰面(还有第三位在北京),除了得到热情接待,还有机会更进一步了解这段时间译言的发展战略,并更多了解华人在美的政治发展,后又谈到宗教信仰的问题。张雷用一个很简化的矩阵来说明人们选择宗教的心理:

                                  上帝存在            上帝不存在

    崇信上帝               (升入天堂)       (没有损失)

    不信上帝               (很危险)            (没有获得)

    有人认为这个博弈矩阵中,崇信上帝是比较合算的,即使圣经中的上帝不存在也没有关系,因为也没有损失。这在现实中也确实如此,虽然需要花费时间去教堂,去崇拜,却不似有什么损失。在音乐和和睦的环境中,本身也有放松和调适的功效,但是如果不相信上帝,却有可能有损失。个人认为这个理解还是过于简单,如果如此判断,信仰也就成了非常功利的考量,对不同角度去信仰宗教的人并不公平。信仰本身就是一种个体对整体的一种敬畏(大多数宗教都认同上帝是一个整体),而有敬畏,才有思想与行动的责任,建立反省的内外机制。信仰上帝的尺度太大,以至于在日常生活尺度中难以短期去验证;但信仰却未必不实用,国家与企业,无非是两种更小尺度的治理结构而已。丧失掉一致性的完整信仰,还是会有现实的因果。

    阴阳的融合阳压制阴 美国,虽然不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整体上算是世俗主义(Secularism) 国家(别忘了中国也是革命后的世俗国家),但无论哪个政党执政,都会旦旦地对上帝宣誓。当然因为有大量的自由主义在平衡宗教势力,所以才不致于让宗教的保守思想过于渗透到政治生活中。自由主义还基本保障了宗教自由,所以在保守和自由之间是永远的平衡和相互支撑。这与中国传统的阴阳哲学是类似的。可怜的是,中国的任何统治者都没有可能善用这个阴阳哲学,甚至没有把握任何精髓(除了算命的时候象征性地用了一下)。所以,历代统治者无不透支“阳”去压迫“阴”,造反者得到“阳”又立刻陷入这个规律,所以永无宁日,也无可持续性而言,更不用说达到哪怕是虚幻的和谐。

    我在Web 2.0峰会上快速对这个观点做了一些解释,但是因为时间的限制,对Web 1.0的阳与Web 2.0的阴如何能够平衡是没有时间去深入阐述。紧接着后面一个演讲者是前副总统戈尔先生,我们随后有机会聊上一段。他对Web 2.0的技术思想理解已经非常深入,更盛赞了奥巴马当选的战略。奥巴马当然不是赢在皮肤,而是赢在其逐渐成熟的社会平衡信念The Audacity of Hope他使用Twitter,Flickr,以及Skype的行为不是随便的跟潮,而是聪明而从善的表现。顺应网络时代的潮流,自然让奥巴马占尽了优势。

    这次美国大选,虽然没有达到先前预计的历史最高投票率(Turnout),但是结果已经说明这次大选在各个方面创造了新历史。无论奥巴马是否能够成功地完成任期乃至连任,都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激发了这个社会的进步意识。社会的发展,不在乎形式,而在于结果。全球有理由庆祝奥巴马的当选,因为这就是发生在一个黑白混血、维权律师、学者以及国际背景的美国普通公民身上的即成结果,这都不是进步,就看不见进步了。 

    观察国内的社会性媒体空间,也有大量的对此次美国大选的关注,其言论的多样性与官媒的惯常语调化评论截然不同。与四年前的社会性媒体初期不同,今天人们有了更加细致的媒母管道,而且错综复杂。所以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生动科学的分析,还有更加启发入微的思考与辩论,这当然是最好的民主素养学习机会。奥巴马带来的不仅仅是美国的一个新时代,而且是一个波及全球的广泛新思考机制。2.0的社会结构已经开始融入到1.0的社会结构中,并在交错缠绕中发出力量。无论是媒体、知识传播、社会决策演进,都在展现这种新的范式,这也正是对中国的希望和梦想,一个无法阻挡的新时代。

    标签: , , ,


    评论:
    宗教从meme的角度来研究,应该很有意思吧。
    是否跟病毒的gene一样,有一些保守的序列。
    一个主神,死后世界,信徒与非信徒的区别(文中列出的博弈矩阵也是其中之一),人类社会共同赞颂的美德。

    网络上,正在重现一次文明、道德的进化过程。仅此一次,却又严格的被记录着。
     
    读《新的时代》:http://ooof.blogbus.com/logs/31704022.html
     
    测试Google OpenID留言
     
    发表评论





    << 主页

    存档

    一月 2007   二月 2007   三月 2007   四月 2007   五月 2007   六月 2007   八月 2007   九月 2007   十月 2007   十一月 2007   十二月 2007   一月 2008   二月 2008   三月 2008   四月 2008   五月 2008   六月 2008   八月 2008   九月 2008   十月 2008   十一月 2008   十二月 2008   一月 2009   二月 2009   三月 2009   四月 2009   五月 2009   六月 2009   七月 2009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