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by Anothr

Isaac 2.0

自由拓展的生命体验
你在看本页时我在想什么:

    星期五, 八月 17, 2007

     

    Wikimania 年会(三)

    (时光这个词很妙,形容日子过的很快,所以得赶紧补记下来)

    Wikimania 在台北举行,虽然曾经有很多争议,会议之后也有很多不同的评价,但是单就文化的多样性和氛围来说,我个人仍然是觉得非常合适。首先在亚洲举行就是中国人乃至其他亚洲人的一个便利,可以借此机会更好地宣传自由文化、社会协作以及群体智慧,当然也融合“专业余”变革的价值。台湾有得天独厚的一些草根文化基础,这几年的维基百科参与也相当多。所以Jimmy Wales还特地把KJ聘为在台湾的商业代表,也算是中文市场的一个不错的前哨吧。第二天晚上的大趴踢上,除了比较吵闹的电子音乐,还播放了一段专门录制的Wikipedia 专业纪录片,采访了全世界各地的Wikipedian以及专业人士。人们各抒己见,有人评价Wikipedia的成就和意义,有人讥讽Wikipedia的草根性,也有人表示永远不参与... 这样的综合反倒让人们去思考究竟Wikipedia的成就和力量来自哪里。

    picutre of Joi8/5日第三天的活动很不错,既有Joi Ito 的“分享经济”演讲,也有Wikipedia 理事会的讨论,还有中文Wikipedian的圆桌(椅)会议。Joi 是新一任的CC主席,所以也自然希望CC发扬光大。在Joi 的演讲中,SBF的台湾成员Ilya是当仁不让的主持人,很多台湾当地的草根文化都与他有初创的渊源(例如CC台湾),也是我们这么长时间友谊的纽带。不过中饭的时候,我们把CC扯到了宗教上,所以我特地建议Joi 今后把“分享经济”(Share Economy)称作“分享主义”(Sharism) ,也许算是比共产主义(Communism)的强行剥夺更人性的替代理想吧。我和Jimmy 以及Joi 都很快会在中国再碰面,所以会议中几次见面也就一带而过,不多分神了。不过当晚间去Ilya 家中做客,到很晚还把Joi他们从CC晚会上请过来哈拉(台湾话:聊天),事后也觉得相当有趣。

    Chinese Wikipedian Roundtable值得一提的还有中文维基人的穿插聚会。我们在维基理事会之前的一个多小时,快速地相互作了介绍。中文维基管理员们意气风发,各自表达了对中文维基的当下看法和发展建议。我则从旁观者的角度建议中文维基人多争取在维基理事会中的参与,以及共同关注中文维基的封锁问题。大家还探讨了下一届中文维基年会的事情,虽然匆匆,也可以窥见中文维基发展的一些问题。不能不说路还很长,更何况最重要的一个问题:维基中文在中国大陆被和谐的状态,已经严重影响了中文知识空间在整个维基百科中的地位,也有赖于更多力量的参与解决。前一天, Jimmy在讲解Wikia商业策略的时候,有力地回答了Wikipedia是否会妥协于和谐的问题。九月份,Jimmy也会在大连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后去北京,我们也许会有机会和政府交涉这个问题,但是希望总是难以和现状相提并论,至少我这样认为。

    随着当晚贵宾晚宴的结束,Wikimania年会也就正式结束了。对于年会缺少2.0的氛围(大部分Wikipedian 都不是Blogger),以及直播等技术问题的不足,还有当地媒体和民众呼应的不足等批评都可能存在,却也并不能说影响到会议本身的质量。也许下一届还有诸多问题,可是就像Wikipedia一样,永远都是Beta版才有魅力。我得感谢台北团队的耐心支持,才有大陆的维基人也算首次登陆台湾,是一个突破。也许从民间的协作活动来达成两岸的沟通和智慧分享,才是走向理解的真正通途。

    标签: , , , ,


    星期日, 八月 12, 2007

     

    Wikimania 年会(二)

    第二天一早赶去听Haidong Pan的演讲。他是中国大陆来的第二位演讲者,从前了解Hoodong是从别人的嘴里面。直到上次在IBM的Web 2.0 圆桌会议上才有机会直接面谈交流。海东看上去瘦瘦小小的样子,人却很直率。他的演讲也吸引了一些人的兴趣,尤其谈到中国互联网的一些特色“无知、无聊、无耻”,竟然有人大笑起来。他也谈了百度对维基百科的内容抄袭问题,其实是中国的普遍现象。不过我得赶紧去准备我的主题,所以提问后就赶紧去Rm. 328 配置投影等设备(不知道海东有没有分享他的Slide)。不过开始的时候,发现都是朋友们来捧场,反倒没有了听众的表现欲望。全当是Meetup交流吧:

    我讲的是一直在思考中的知识尺度(Granularity) 问题,当信息存储于头脑中的时候,他们是非常小的化学电讯号。而经过复杂的神经网络存储和计算后,就会形成人的决策。信息模式(Information Pattern)变成了知识。所以当Wiki/Blog出现的时候,人们发现了难以捕获的知识开始有形化,能够用不同尺度呈现出来。而Twitter之类的Meme工具又一次将尺度缩小。所以我特地在幻灯片中展示了这个知识频谱(Knowledge Spectrum) ,希望引起Wikipedian的关注,Wiki并非是知识的唯一聚合形式。对于Wikipedian社区,Twitter/Blog/Discussion也许都是必要的。

    我还担心Wikipedia 的未来,是否会在狂热的知识积累后走向"S"曲线的热寂?所以信息熵(Information Entropy)也是我当日希望和大家探讨的一个话题。除了维基百科,其他维基项目似乎都在长尾末端,是否需要有更实用的知识空间来填补,而让它更开放?

    没有太多争论,听众的问题集中于中国的信息封锁,这是我司空见惯的。于是大家相视而笑,尽在不言中。乔老大的问题倒不错,他提出了一些“渐进”的观点,并关心在中国如何用撕裂的技术(Disruptive Technology)去改变社会。我想还是很多人有同样的兴趣和热情,只是一个主题是包含不了的,也许答案就在知识建构中,所以我的建议是多去贡献内容,Twitter是一种方式,Blog是一种方式,Wikipedia是一种方式,草莓也是一种方式,还有那么多2.0的方式,都是在改变和推动世界。

    听说晚间要去西门町红楼有Wikimania的大趴踢(Party),兴奋地赶紧回去睡个觉... (未完待续)

    标签: , , , ,


    存档

    一月 2007   二月 2007   三月 2007   四月 2007   五月 2007   六月 2007   八月 2007   九月 2007   十月 2007   十一月 2007   十二月 2007   一月 2008   二月 2008   三月 2008   四月 2008   五月 2008   六月 2008   八月 2008   九月 2008   十月 2008   十一月 2008   十二月 2008   一月 2009   二月 2009   三月 2009   四月 2009   五月 2009   六月 2009   七月 2009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