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by Anothr

Isaac 2.0

自由拓展的生命体验
你在看本页时我在想什么:

    星期五, 三月 20, 2009

     

    教育2.0

    // 在一个教育项目中我们正在思考的是如何让教育2.0 能够进入实践活动中,所以重新翻起过去的讨论内容。

    Edu 2.0 还是一个期望,与现实的Edu 1.0 有很大的跨越,相信在此的人们都已经走在通向2.0的路上了。因为很多人成为了Learning 2.0 的实践者,所以有机会能够催生Edu 2.0,在这条路上Learning 比Education 有更主动的角色。

    如果说Edu 2.0 的特征,我觉得可以有以下几个方面:

    0. 技术/工具:携带Web 2.0 的工具箱,网路和社会性软件成为人的一部分,即是个人的媒体,也是协作的平台。每个人的"社会识别"开始提升,并能够瞬间全球化。技术让学习不再昂贵,Edu 1.0 与金钱的天然联系被打破。

    1. 分享分享主义(Sharism) 的个体代替了被迫分享的知识工作者,教学工作已经成了副产品,微内容创造和协作活动成为了随时发起,随时分发的基本行为,权利回归个人。

    2. 去中心化:很多分享英雄(Shareo) 将横向连接起来,催生教育体系的扁平化变革,学校只是活动的场所之一,垂直向下教育的管理体系也会瓦解(天方夜谭?),主动的教育社会活动代替为中心。学习成为"多对多"的网络。

    3. 多样:知识终于成为个人的建构,每个学习者都有选择和张扬的权利,同时又能够在社会性的过滤中得到进化,进而能够产生尊重和共生。

    4. 信任:人们开始累计自己的学习资本(一种社会资本),关注自己的终身信任体系,提升对信息的评价能力(你更相信《人民日报》还是相信你周围20人所描述的事实?)"信息+信任=知识" 可能是一个新的共识公式。

    我想还有很多其他特征会来自Web 2.0, Democracy 2.0 和Life 2.0... 最终的目的是带来脑力运用的最大化和与技术的协调,外加快乐。

    门槛是个问题,我观察到实际的应用中,其实人们很容易形成自己的封闭行为空间,改变这些空间的思维代价很大,所以很难一下子要求所有的人发生瞬间的转变。在受过更多教育的人群中,偏见和定势其实更加严重,如果形成封闭的意识,很难用结构的变化来产生影响。

    Danny 曾经在讨论中说:比如,教师用一些简单易用的网络工具,group、flickr、书签等等创造出一个非常科学的学习小环境。通过这个小环境,形成一个分享和交流的氛围,促进学习的深入,价值的产生。这种行为,在web2.0服务越来越普遍的今天,对很多老师来说,实现的门槛很低。他也引用了阳焱小姐对我的访谈:“web2.0与教育信息化、教师专业化发展”。那时的讨论并非超前,在实际的社会性媒体发展中很多已经得到了验证,但是教育界的变化似乎很微弱,这和上面提到的定势有关,需要更多的草根教育英雄去尝试。当然教育者受到的压制更多,他们在狭窄的坑道中不但要辨别方向,还要低头注意脚下的路。我还是希望他们寻求一部分自我空间,共同设计新的社会知识结构,让教育领域和学习者从现有的模式中解放出来。教育是社会问题,不是单纯的学校问题,更不简单是教师和学生的问题。读过很多教育"学者"(教育经济学/教育政策学等等)的文章,把希望都寄托于如何设计学校和教育的政策。我则认为希望在于每个人,在于如何赋予每个人使能工具(Enabling Tools)和开放思想。

    这个变化是不"均衡"的,早来者早得益,但是庆幸的是早来者并没有像商业社会那样贪婪,他们天然领会了分享的价值。于是他们会跨边界地影响其他人,这个过程中所产生的社会识别(Identification) 和信任价值不可估量。

    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要影响(Influence),首先影响自己的物理周围,如果物理周围太恶劣就先影响数字周围(E-fluence),往往自己的物理周围最难影响(也许你的家庭、学校、工作场所是最不理解你的),反过来物理周围也会受到影响,甚至跟从。教育的Blogger 将有很大的作为,至少很多人已经成为了受益者,但是还不够。我们可以再发现,再挖掘一下其中的价值。 CNBlog.list是这样一个公开活动,让我们推荐更多的教育Blogger,让大家有机会从更多的层面协作起来,把新技术变成"实体"平台,促进分享和创意的加工。我们可以做的是催生和支持这样的协作设计,推动社会公众的认知,帮助引入资本和赞助。今天的"中文网志年会"也许会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让很多新的Edu 2.0 项目浮出水面,有的也许可以商业化,有的不必商业化也可以采用NPO的方式运行,都有机会作大。

    2018中国教育广州宣言》做了一次迈步,这个宣言最后的文本很精简,但是背后的讨论很值得探究和回溯。我曾经在提倡这个宣言之前对整个未来教育的边界有过一些思考,希望这些媒母没有在宣言的解读中丢失掉(或应当补上):
    1. 危机(冬天):创新力枯竭、人才流失、多样性、人格教育、教材、教育内容、师资、经费、数字鸿沟、信息审查、四大支柱、通识、性教育全球化、全球变暖、能源危机、环境保护、经济危机、校园暴力、媒体娱乐化、网络游戏...
    2. 资源(春天):国家投入、民间资本、商业模型、国际交流和分享、互联网、NGO、开放活动、开放校园、企业社会责任、开放社会资源、家庭互助....
    3. 机遇(夏天):Web2.0、OLPC、移动计算、云计算、建构主义连接主义主义、维基百科、社会性网络、社会性学习、PBL、OCW(开放课程)、非学校教育....
    4. 未来(秋天):竞争力、创新力、多样性、独立人格、自由思考、关爱、尊重和参与、信息素养、普世价值、全球化、公民社会....

    标签: , , ,


    星期四, 四月 03, 2008

     

    维基百科应用于教学

    维基百科终于得到了部分解封(因为很多地方还是无法直接访问 http://zh.wikipedia.org ),中文维基百科可以从 https://secure.wikimedia.org/wikipedia/zh/wiki 进入。由于众所周知的神圣奥运和藏人换来的影响,当局已经“网开一面”,让一些知识站点重新回到中国人面前,这是一个值得教育工作者和学习者庆幸的机会。此时此刻,教育工作者也不妨多利用这个海量参考工具多设计一些课程计划(Lesson Plan)或者启发学生们做更多的研究性学习。因为不可预测这种局面可以持续多久,至少可以在某个时间之前让大家获得一个更大的认知空间,并有机会探索建构一个更真实的世界。

    在看《华丽的假期》的时候,对韩国的那段历史有诸多疑问,而国内网站的文章和报道无不残偏,只能求救于维基百科。可是无论是否带套,都免不了觉得疙疙瘩瘩,访问不爽,而且图片往往残缺。如今我再次去搜索“全斗焕”等人名,突然有了在国外访问互联网的兴奋感觉,可以畅快地把相关内容浏览参考到饱饱,知识和食物原本就是可以带来愉悦情感的。更愉悦的是,透过这番有基底的研究发现党国和全斗焕是非常好的朋友呀。

    image 盧泰愚總統任期屆滿後,金泳三當選為新一任韓國總統。他立即彻查由全斗煥時間開始的官商勾結活動。1995年11月16日,全斗焕和卢泰愚两位前总统相继因筹集和侵吞秘密政治资金而被逮捕。1996年8月26日,首爾地方法院以主动参与军事叛乱和内乱罪、谋杀上司未遂罪及受贿罪,判处全斗煥死刑,後來改判終身監禁。1997年12月得到候任總統金大中特赦,並於1998年初獲釋。

    以维基百科作为参考进行教学设计(Instruction Design),可以在知识(C)的部分增加对维基百科的引用,也可以在技能(P)部分引导学生对相关知识进行检索,或者对比不同的语言版本的差别;或者也可以在情感(A)部分让同学们集体讨论或辩论相关维基条目的观点,甚至主动对某些内容进行编辑补充。

    有了这样的协作知识库作为参考书,可以把课堂与全球知识并连起来,把封闭于不完善的教科书中的知识释放出来,更重要的是释放学习者的参与、互动和探索愿望,用理解去建构自己的知识,并学会社会性学习。希望看到更多的教育Blogger开始主动的尝试,并能够汇聚更多的经验,帮助小朋友们也有机会体验全球同步学习的全新感受。

    标签: , , , ,


    星期日, 五月 27, 2007

     

    词汇RSS学习法

    我这两天在玩Anothr和Feedcycle 的一个Mashup,用FeedCycle 来管理我遇到的一些新词汇,并加入一点个人的理解,FeedCycle会帮忙生成一个RSS Feed(还可以设定时间等)。然后用Anothr来订阅,随后我就可以在Anothr 窗口(我推荐用Skype,可以轻松查找历史词汇)中收到这些新词汇的提醒,让我重温这些词汇的含义,这样我就更容易记住这些词汇,并可能用在正在做的其它文档中。

    这个方法包含了“用中学”和记忆的规律,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尝试。至少,我欢迎别人和我一起学新词,你只要订阅我的词汇表就好了(或者将来有Social Vocabulary?)。当然了,订阅“Quotes of the day" 也是很有趣的学习过程。

    标签: , , ,


    星期日, 五月 20, 2007

     

    我的第一段Scratch动画

    着实简单,花费15分钟左右创建完成,欢迎批评指教:



    虽然眼下不支持中文,我感觉比Flash更实用于教育中,特别适合幼儿园教师?

    Scratch 的简单在于它把程序的逻辑可视化了,这比Flash的动画结构更合理,让普通人也能够关注于一个主线,这个方式得来并不容易,想来MIT的研究者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定义出来这样一套逻辑。也算是Charles Simony 的Intentional Programming 想法的实践版吧。

    标签: , ,


    存档

    一月 2007   二月 2007   三月 2007   四月 2007   五月 2007   六月 2007   八月 2007   九月 2007   十月 2007   十一月 2007   十二月 2007   一月 2008   二月 2008   三月 2008   四月 2008   五月 2008   六月 2008   八月 2008   九月 2008   十月 2008   十一月 2008   十二月 2008   一月 2009   二月 2009   三月 2009   四月 2009   五月 2009   六月 2009   七月 2009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