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by Anothr

Isaac 2.0

自由拓展的生命体验
你在看本页时我在想什么:

    星期日, 二月 15, 2009

     

    想起了安娜

     Wikipedia其实我早就应当写纪念安娜·普里特科夫斯卡娅的文章,虽然我们并不算熟人和朋友,最后一次也是第二次通信是在她为卫报写的文章之前一周(2006年10月2日),我却没能在她被刺杀之前来得及回信给她。虽然只有这样往来一次的交流,却有了无法忘记的关联。那篇文章“被责难的女人”终究成为了绝唱,也有了别人永远无法超越的纪念意义。2007年再一次回到卫报总部参观的时候,大家只能为此唏嘘。

    围绕凶手的讨论当然是既显然而又诡谲,人们虽然难以获得实际的证据,或许永远无法在个人的有生之年去找回正义,却也无法让人因此而蒙蔽自己的判断。随着岁月的拉长,事实似乎就会变成无法获得探究,那当然是某些人的梦想,又是历史学家绝对存在的理由。可是,真相不存在的意义就在于真相是可以逼近的。

    第四届中文网志年会的结束之晚,在“凸凹酒吧”里面发出了很多励志和激扬的声音,当时我掌控话筒好一阵子,image所以有机会告诉在场的人:在中国做一个Blogger还是幸运的,至少你还不会类似某些国家那样面临死亡的威胁。在中国,与很多国家的匿名Blogger不同,这里人们虽然也是用网名,却基本上可以知道谁是谁,甚至可以因为自己写Blog而感到骄傲。所以那时候,人们还有很多期待,也寄托于“不悲观”的大国道德,人们并不愿意去设想最坏的情形。可是现在,发生在单向街的一切无非告诉大家那些话都是偈语,如同对安娜下手一样太露骨了,太恐怖了。也终于印证了那句新年度第二怪名言:吃饱了,没事干

    抱歉,安娜,至今才有这一点文字的纪念,你不孤单。

    标签: , , , , ,


    存档

    一月 2007   二月 2007   三月 2007   四月 2007   五月 2007   六月 2007   八月 2007   九月 2007   十月 2007   十一月 2007   十二月 2007   一月 2008   二月 2008   三月 2008   四月 2008   五月 2008   六月 2008   八月 2008   九月 2008   十月 2008   十一月 2008   十二月 2008   一月 2009   二月 2009   三月 2009   四月 2009   五月 2009   六月 2009   七月 2009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