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by Anothr

Isaac 2.0

自由拓展的生命体验
你在看本页时我在想什么:

    星期日, 十一月 23, 2008

     

    新的时代

    这次去美国,除了开始正式的研究工作。还正好赶上两件事情,都给我很多启发。一个是参与波士顿地区的最大华人基督教区的一次礼拜(他们翻译为崇拜),另一个是美国大选日(11月4日)。我是宗教的观察者,所以对于社群信仰的问题,必有认真的注意,于是应访问学者邀在礼拜日搭车前往位于美国独立战争的发源地Lexington列克星敦)的华人教堂(属于波士顿郊区华人圣经教会CBCGB)。 教堂有完善的现代设施,还有教友特别照顾小朋友们,所以陪同的朋友放心地把孩子交给他们去玩,然后一起陪我进入做祈祷。在美妙的歌声中,崇拜活动依次平和有序地进行,到分享圣餐后结束离开。几百人如同大家,其乐融融。整个波士顿附近的华人信众都成了相互关心的朋友,其实这就是宗教的既成优势,如果融入那个环境,而还没有既有的信仰,是很容易皈依的,至少其中有盛情之下很难推却的意味。

    回到湾区的时候,也有几个恰好的碰面。和译言的两位共同创始人张雷还有赵凯碰面(还有第三位在北京),除了得到热情接待,还有机会更进一步了解这段时间译言的发展战略,并更多了解华人在美的政治发展,后又谈到宗教信仰的问题。张雷用一个很简化的矩阵来说明人们选择宗教的心理:

                                  上帝存在            上帝不存在

    崇信上帝               (升入天堂)       (没有损失)

    不信上帝               (很危险)            (没有获得)

    有人认为这个博弈矩阵中,崇信上帝是比较合算的,即使圣经中的上帝不存在也没有关系,因为也没有损失。这在现实中也确实如此,虽然需要花费时间去教堂,去崇拜,却不似有什么损失。在音乐和和睦的环境中,本身也有放松和调适的功效,但是如果不相信上帝,却有可能有损失。个人认为这个理解还是过于简单,如果如此判断,信仰也就成了非常功利的考量,对不同角度去信仰宗教的人并不公平。信仰本身就是一种个体对整体的一种敬畏(大多数宗教都认同上帝是一个整体),而有敬畏,才有思想与行动的责任,建立反省的内外机制。信仰上帝的尺度太大,以至于在日常生活尺度中难以短期去验证;但信仰却未必不实用,国家与企业,无非是两种更小尺度的治理结构而已。丧失掉一致性的完整信仰,还是会有现实的因果。

    阴阳的融合阳压制阴 美国,虽然不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整体上算是世俗主义(Secularism) 国家(别忘了中国也是革命后的世俗国家),但无论哪个政党执政,都会旦旦地对上帝宣誓。当然因为有大量的自由主义在平衡宗教势力,所以才不致于让宗教的保守思想过于渗透到政治生活中。自由主义还基本保障了宗教自由,所以在保守和自由之间是永远的平衡和相互支撑。这与中国传统的阴阳哲学是类似的。可怜的是,中国的任何统治者都没有可能善用这个阴阳哲学,甚至没有把握任何精髓(除了算命的时候象征性地用了一下)。所以,历代统治者无不透支“阳”去压迫“阴”,造反者得到“阳”又立刻陷入这个规律,所以永无宁日,也无可持续性而言,更不用说达到哪怕是虚幻的和谐。

    我在Web 2.0峰会上快速对这个观点做了一些解释,但是因为时间的限制,对Web 1.0的阳与Web 2.0的阴如何能够平衡是没有时间去深入阐述。紧接着后面一个演讲者是前副总统戈尔先生,我们随后有机会聊上一段。他对Web 2.0的技术思想理解已经非常深入,更盛赞了奥巴马当选的战略。奥巴马当然不是赢在皮肤,而是赢在其逐渐成熟的社会平衡信念The Audacity of Hope他使用Twitter,Flickr,以及Skype的行为不是随便的跟潮,而是聪明而从善的表现。顺应网络时代的潮流,自然让奥巴马占尽了优势。

    这次美国大选,虽然没有达到先前预计的历史最高投票率(Turnout),但是结果已经说明这次大选在各个方面创造了新历史。无论奥巴马是否能够成功地完成任期乃至连任,都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激发了这个社会的进步意识。社会的发展,不在乎形式,而在于结果。全球有理由庆祝奥巴马的当选,因为这就是发生在一个黑白混血、维权律师、学者以及国际背景的美国普通公民身上的即成结果,这都不是进步,就看不见进步了。 

    观察国内的社会性媒体空间,也有大量的对此次美国大选的关注,其言论的多样性与官媒的惯常语调化评论截然不同。与四年前的社会性媒体初期不同,今天人们有了更加细致的媒母管道,而且错综复杂。所以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生动科学的分析,还有更加启发入微的思考与辩论,这当然是最好的民主素养学习机会。奥巴马带来的不仅仅是美国的一个新时代,而且是一个波及全球的广泛新思考机制。2.0的社会结构已经开始融入到1.0的社会结构中,并在交错缠绕中发出力量。无论是媒体、知识传播、社会决策演进,都在展现这种新的范式,这也正是对中国的希望和梦想,一个无法阻挡的新时代。

    标签: , , ,


    星期六, 三月 08, 2008

     

    整理“就选举问题向台湾部落格朋友征问”的响应...


    持续更新中.... 
    提问TWQ1, TWQ2, TWQ3, TWQ4, TWQ5, TWQ6
    回答TWQ1, TWQ2, TWQ3, TWQ4, TWQ5, TWQ6  (by Terramind)
    回答TWQ1, TWQ2, TWQ3, TWQ4, TWQ5, TWQ6 (by TweetScan)

    Kenworker的赐答:image

    [TWQ1]  沒有機會真正理解接近半數台灣人支持民進黨的真實心理背景。

    [TWQ2]  台灣這邊有一派說法:兩岸之間原本就沒有任何經貿隔閡,早已合作中。欠的只是名目,但問題最大的也在名目。

    [TWQ3]  如了本身的執政能力,他代表的必須是一般人民,而非某些統治階層或精英階層的利益。

    [TWQ4]  事件:1994首次台北市長民選,時年27,正是想法成熟、參與度極高的時候,加上自己支持的候選人當選,首度體會到民主的激動與興奮。

    [TWQ5]  單純從選制來看,美國比較複雜,台灣地狹人稠,可實現完全一人一票的直選。認真說起來是「真民主」,但弔詭的也是,這樣的民主是否真能反應正確民意,或需要更多制度的設計。

    [TWQ6] (深吸一口氣)中國看似龐大,實則脆弱,牽一髮動全身,這是我個人的理解;故統治者戰戰兢兢維護平衡,撲滅各種思想毒素。眼下看來,從內部推動民主難。且我一直憂慮,台灣式的全面民主不適用於中國,或許應設計不同的民主制度(但一旦「設計」,就牽涉到某些人的利益,這是兩難)
    若能維持台灣持續民主化,並讓各種訊息以及想法(呼應第一問)讓中國人民充分理解,則可能潛移默化地推動民主。因此,網路、網路人,是民主的種子。

    BestGuy的赐答: image

    [TWQ1]我認為應該是因為統獨的立場,中國人民仍然認為統一是唯一選項,因此對於不明顯主張獨立的國民黨較接受,以及主張台灣獨立的民進黨自然產生排斥

    TWQ2]我個人認為經濟的合作已經只差臨門一腳(三通、資金互相流動),台灣仍有一些可以分享給中國的經驗或知識--例如民主的發展經驗(只是這未必是中國政府所想要的)

    [TWQ3]我認為領導人除了執政能力之外,最重要的是其本身所真實相信的“價值觀“,或者簡言之,其“格調“與“品格“

    [TWQ4]台灣開放戒嚴之後。因為原本被妖魔化的言論與人物、組織,成為台灣社會正常與公開的組成,那個過程比起任何書裡的理論與記述都鮮活

    [TWQ5]對美國的選制了解不深,但是台灣直接訴諸每一人民的選舉方式,會讓“嘩眾取寵“、“扒糞抹黑“的惡質選舉手法有可趁之機,因此學習期較長,需要整個社會一起進步,才能真正實踐民主真正的力量。

    [TWQ6]一定要在制度上開始真正開放,因為民主不是藉由“理解“、“觀摩“就可以臻於完美。習慣與體驗民主需要時間,以及切實的承受其中間所產生的各種效應。台灣也仍在這學習過程當中,中國應該及早開始。

    史莱姆的赐答: image

    [TWQ1].1.訊息並沒有普遍的流通,所以他們無法進行有意義的判斷,這就跟你問台灣人世界杯支持哪個球隊一樣..無論支不支持,都無關宏旨。

    [TWQ3].面對真實的能力,解決問題的勇氣,堅定的信心。

    [TWQ4]1994的台北市長大選算是政治啟蒙觸動最多的事件,另一個是我最近在景美人權園區(原來蔣介石關押政治犯的看守所)舉辦搖滾樂活動,做了一些歷史研究,很有感觸。

    [TWQ5].台灣的候選人議題比較混雜,左右翼的觀點可能同時出現在同一個陣營裡面。

    PipperL的赐答: image

    [TWQ1] 我不知道「許多人認為自己應當支持國民黨」這個資訊,這是因為事實上,我對於中國民眾的認知有限。但是如果要我思考可能的原因,我會認為兩個黨(國民黨和民進黨)在台灣主權的定位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不太一致的。民進黨追求的是台灣獨立,這種把台灣從「現狀」分離出來的目標,與中國的利益和「民族情感」相互衝突。相較之下,現在的國民黨較傾向維持現狀,並與中國合作,我認為這是主要的原因

    [TWQ2] 符合現實….如果以官方而言,我認為在消除敵對立場的前提之下,可以讓中國和台灣之間的交流提升到台灣跟其他國家的交流程度,例如三通。而目前的現狀,官方有官方的考量,所以大部份的合作還是以民間為主:商業、旅遊、文化、資訊…..所以現在的合作模式應該就是「符合現實」的合作模式了….:P

    [TWQ3] 以一個在台灣工作的人而言,我的選擇會考量到執政者 (以前我可能會說是總統或行政院長,以後可能要加上立法委員了)的政策是否會對於我維生的現狀造成過大的衝擊。在這個立場之下在某些政見上我會傾向鎖國,在某些政見我又會傾向開放。這是以我個人的利益為前提。以一個在台灣生活的人而言,我的選擇會考量到執政者在經濟民生方面的政策,哪些是為了經濟,哪些又是為了意識型態或是為了反對,這會是我在評比時的考量。這也是以我個人的利益為前提。就一個在台灣受教育長大的人而言,我會在意我所生存的環境、台灣的教育政策,台灣未來的定位以及國際社會的能見度。這個是以我未來下一代以及台灣整體社會未來的利益為考量。很明顯的,這三個考量彼此會有相互衝突的地方,目前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也無法完全符合我的需求,當然他們也無法同時符合所有人的需求 (他們只要符合大多數人的需求即可)。

    [TWQ4] 人:我的高中導師,把民主的概念帶進我的人生價值中 (在當時,台灣社會還沒有現在這麼的民主) 事件:選舉讓人了解到意見的多元,我指的不止是兩大黨的意見多元,而包括像綠黨的訴求。遊行讓人了解到立場和訴求的多元,針對一項政策,贊成和反對的人都可以分別走上街頭。網路和blog讓人了解到可能性的多元,不同的意見、再微弱的訴求都有可能被聽見。對我而言,民主的重要核心價值之一就是多元,意見可以有主流,但是非主流/微弱的聲音仍然可以存在,這造成了多元…和民主。

    [TWQ5] 我對美國的選舉不熟。 :p 不過應該沒有像台灣的選舉這麼流於意識型態,以對手為焦點(而不是以自己的政見為焦點),媒體應該也不會過度注重於誰拍誰的背。

    [TWQ6] 我對中國的民主不熟 :p 然而,就像我在 TWQ4 所提到的。我珍惜的是多元,以及容納多元的雅量和氣度。如果中國在社會或是網路管理上能採取容納多元的雅量及措施,我覺得對於民主的發展會有幫助的。

    Annpo的赐答: image

    [TWQ1]我認為是歷史情感因素,因為國民黨在中國成立,並早期有社會主義的影子,宋慶齡可為代表。雖然曾與共產黨敵對,但對中國人民來說不陌生。認為他是「祖國」的政黨(聽說現在中國仍有國民黨)另,連戰等人曾訪中。

    [TWQ2]很多人都會談經貿,但我覺得「文化」上的交流與合作才是重點(不單是流行影劇文化),因為共同的基石是「同文」,而且這是比較不需「攻擊性」的思想侵入與軟化。若對文化有感知誤差,便無法感知對方。

    [TWQ3]理想上,我覺得一個國家領導應該是「哲學家皇帝」,畢竟在台灣的制度中,代表民意與方向的是國會,許多權力都在他們手上。總統面對的是「國家方向」還有「國家風格」。我希望他有清楚的國家藍圖與政策方向。願意為他的藍圖作協商、整合,甚至避要時願意犧牲固有政黨選票。

    [TWQ4]李登輝執政時期 XD 特別是第一屆民選總統前後。

    [TWQ5]明顯的是美國從黨內初選開始便有清楚政策辯論,選民也有清楚的政策方向上的認識。領導人風格清楚。但台灣派出的候選人常是「明星」,背後有個路線不清楚還在辯論的黨,因此選民流於民粹,單純地認定自己在情感或各種抽象因素上應該選誰。而不思量國家政策。

    [TWQ6]網路要開放,言論自由要開放。夠多的閱讀,夠多的接觸,讓人民能得到知識思考的機會,如此才能做出合適的判斷。才能真的去摸索出中國的民主。

    Ilya 的赐答:

    [TWQ1] 國族想像優先,政治體質接近。與威權合作遠比與民主合作,短期利益清楚明確。

    [TWQ2] 生活/生命品質(quality of life)提昇相關公、私產業部門。

    [TWQ3] 經歷、能力、視野、格局、政治人格、貶值速度、挫折經驗與危機處理,現實考量。

    [TWQ4] Peter 黃文雄。前台權會會長,曾暗殺蔣經國,如今從事人權工作。其理念與實踐。美麗島事件。

    [TWQ5] 台灣仍有許多歷史包袱尚未釐清、制度未建立。仍有許多意識形態空間讓政客便宜行事。比較原始。

    [TWQ6] 發展自主性的公民社會,捍衛言論自由。鼓勵科學分析與論證實踐。基本人權素養。

    小王子akiraken)的赐答:

    [TWQ1]中國大陸的政治思想,多半來自於學校與單一政黨的教育,當人民不假思索的去支持某一政黨或事件時,表示人民沒有足夠的空間去思考另一種想法,於是這也是中國大陸人民最為欠缺的資訊來源

    [TWQ2]扣除國家認同的政治意識之後,能夠合作的範圍包含藝術、觀光、體育等等,而我認為在藝術跟體育方面最為有前景,因為者兩方面都需要人與環境的塑造,而如果能有互相幫助及深入合作,必定能夠互相精進。

    [TWQ3]我心目中理想的領導者,在於執政能力與領袖魅力,領導者絕非全能,但卻要有足以服眾的能力,並能夠妥善運用人才,以能達人盡其才,也才能夠發揮超越領導者本身的力量。

    [TWQ4]2000年是我首次擁有選舉權力,也真正的去關心與瞭解政治人物的政見、政績、領導力與執行力,而當年我理想中的政治人物在不被看好的情形下當選,也真能理解到,自己能用表達自己的看法,並能以選票決定領導國家的人。

    [TWQ5]美國為地廣人稠,跟台灣的地狹人稀不一樣,所以選舉制度上本來就應該不同,美國的過程較為繁瑣,台灣較為單純,但就因為單純,也更能直接的表達人民的意識及意願。

    [TWQ6]中國的民主需要循序漸進,需先從基礎的地方選舉開始,逐步讓人民瞭解民主以及選票所代表的真正意義,進而能夠充分的運用自己的民主權利以及義務,而這絕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要讓人民能夠得到充分的資訊,不再受到限制,目前台灣的大多數來對於民主的意義以及民主的精神都還沒有很深刻的瞭解,多數被仇恨與分裂多所影響,而我也期待未來,我們不但是制度民主,而且能夠民主精神

    Kerim的赐答:

    RE: TWQ5, This has been excellently discussed by Turton: http://tinyurl.com/yvoszh My take: TW nat'l elect. are like US state elect's

     

     MarkPlace的赐答:

    [TWQ1]因為國民黨的基本理念還是『反攻大陸,解救生活在水深火熱的大陸同胞』吧。這聽起來是比民進黨的追求『台灣獨立』來的親切。

    [TWQ2]其實中國大陸與台灣,除了三通之外幾乎全面都通了。我看不出來在除了在『國家認同』的考慮之外,有什麼是可以不能合作的。以 WHO 為例,能不能合作?當然能合作,只要台灣不叫做『台灣』。這很 Orz ...

    [TWQ3]而對國民黨的厭惡,則是這八年他們持續的亂政造成我對他們的厭惡。我真的真的要說~我原來沒那麼討厭國民黨的。當初如果連戰誠懇的認輸,今天我應該有 50% 的機會支持馬英九。『全面』?這是件很困難的事。我只能說,我支持民進黨的原因,在於我對『台灣認同』的支持,因而比較支持這個政黨所推出的『執政領導』,中國大陸與國民黨越打壓,我大概就越支持。

    [TWQ4]而 2000 政黨輪替,則是讓我最感動的事。但是同時間當我知道我的一個外省籍朋友在聽到陳水扁當選後,全家抱在一起哭。那時我才真正瞭解到省籍情結是真的存在。我的高中英文老師,因為他讓我在畢業典禮後就燒了我的『三民主義』課本~其實現在回想,我並不討厭三民主義,而是討厭這樣一個用三民主義之名來掩飾威權與貪腐的國民黨。

    [TWQ5]光以選舉人票與人民直選的方式來看應該就很不一樣。另外,2000 與 2004 年因為連戰的輸不甘心讓台灣亂八年,而美國總統過去兩次選舉輸的一方竟然很有風度的認輸,這也很不一樣。

    [TWQ6]當然我之前說過,我不排除邦聯式的統一,但是請大陸與台灣是在『你情我願』與『互相平等』的方式下進行。『慢慢來、作自己』 。小小的台灣經歷了多久才到目前的民主?60 年吧!而大陸呢?希望 10 年或 20 年就能民主了嗎?太難了~慢慢來,追尋大陸自己的『民主方式』,也請大陸尊重『台灣的民主』,包含『獨立』。

    Tenz 的赐答: (他的更多回答在自己的Blog上)

    [TWQ1]. 在中国大陆,很多人不假思索地认为自己应当支持国民党,你觉得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A:我想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國民黨主張台灣要和中國統一,而這正是中國共產黨長久以來對內宣傳的兩岸問題最終解決方案...

    [TWQ2]  從理論上來看,可以合作的地方很多,但從政治現實來看,十年之內我對前景不表樂觀。

    [TWQ3] 我想我的考慮大致上可以這麼說,從政策上來看,我會傾向支持照顧社會中下階層、弱勢利益的一方,而非主要照顧既得利益者的那一方。雖然台灣並沒有真正的左派和右派之分,但在公共議題上民國兩黨還是有著基本路線的些微差距。就目前來看,仍然是民進黨的政策比較符合我的想法。

    [TWQ4] 我想最大的影響是在我讀大學時,台灣開始解嚴,各種思潮開始勃發後,我開始有機會反思過去被國民黨政權所強迫灌輸的思想,發現大多數是謊言之後吧。在台大附近買到當時仍是禁書的「被出賣的台灣」一書,閱讀過程中我哭了很多次,這段血淚歷史國民黨根本提也不提!從此後我開始不再不假思索地信任國民黨的政治宣傳。

    [TWQ5] 抱歉,我對美國的選舉制度不熟悉,無法回答。

    [TWQ6] 我個人的思想經歷也許不足以提供中國的民主什麼好的建議,不過從世界各國爭取民主的歷史過程來看,我想中國人民要有犧牲流血的準備。

    ancorena 的赐答:

    [TWQ1] 我認為這個問題應該這樣重問:在中國大陸,跟誰比起來,人民認為更應該支持國民黨?而且不管中國人民怎麼認知,我認為自己不應該對這個問題預設答案。

    [TWQ2] 當我談到合作,我不思考國家之間的合作關係。因為兩個人群的關係不管從那一方面展開:學術、農業、工商、醫學...等等,都是源於各自群體中各人有無合作需要以及有何能力而來。

    [TWQ3] 如果是國家層級的領導,在沒有對我個人關心的社會議題明確表態之前,我傾向不選擇。至於政客自行設定的政治議題優先性,是政客自己的事情。

    [TWQ4] 我所參與過所有有關政治的活動,看過的文獻資料,以及其中的運動者們。

    [TWQ5] 美國選舉不僅指出願景、並且就特定政策內涵進行公開辯論(但並不平常)。一般而言台灣與美國選舉策略大致同步,但在議題設定以及深入探索等等行為上興趣極低。

    [TWQ6] 公開、全面、無所避諱的倡議與討論。對西方世界基本社會價值的認識,以及對台灣等東方國家實踐經驗與可能性的理解。

     Alice425 的赐答:

    [TWQ1].這些不假思索認為應當支持國民黨的人,年齡層範圍落在哪個區間?個人認為這跟他們所經歷過的歷史大事件有關,問問現在80後的人,他們也會這麼說嗎?

    [TWQ2].說穿了就是經驗及技術的轉移,只不過這應該不是雙方政府所樂見的事,至少在這邊是這樣的沒錯。

    [TWQ3].價值觀、人品、common sense。

    [TWQ4].民進黨自黨外運動時期,一直演變成一個完整規模的政黨組織....(因為我就出生在黨外運動發源地─台南)

    [TWQ5].美選制從黨內初選就開始有辯論,辯論會讓未來候選人的執政方針越來越清晰;台選制訴求全民直選,但是從有選舉開始,賄選永遠都是個說不清楚也看不清楚的黑盒子。

    [TWQ6].中國的民主之路太遙遠,若是不停止在各方面對思想的監控與箝制,民主可能是永遠無法實現的夢想。但是,有條件的開放還是有一點機會的,就看當局願意對"有條件的開放"如何規範及定義了。

     Spinule的赐答:(Blog)

    [TWQ1] 國民黨雖然曾經跟共產黨打過內戰,但是從敗退來台至今,從來沒有放棄過兩岸統一的想法,不論從威權時期的反攻大陸到最近的連胡會,雖然看起來矛盾,但都是以兩岸統一為出發點所做的行為,在中國大陸絕大多數人民都覺得台灣理所當然是中國一部份的想法之下,自然會支持國民黨而不是有台獨色彩的民進黨。

    [TWQ2] 目前看來政府間的合作很難有任何突破,因為政府間的合作幾乎勢必碰觸到主權這個敏感的問題,在兩岸政府都不肯做出讓不的情形之下,政府間的合作不太有可能進行。  民間的合作層面可以非常廣泛,不過我比較希望看到台灣跟中國的民間組織能夠想辦法在人權議題上進行合作,雖然這也非常敏感,但我認為最應該關心中國民主化的路程的國家應該非台灣莫屬吧,不論要統一或是獨立,中國的民主化對台灣來說都是最有利的。

    [TWQ3] 我會考慮執政者對於弱勢族群及人權議題的關心,從教育、賦稅等政策可以觀察執政者是否有心照顧社會弱勢,當然針對專門針對弱勢的政策也是不可或缺的。

    [TWQ4] 陳水扁,作為第一任民選台北市長以及政黨輪替第一任總統,讓我對民主的認識更進一步。作為台北市長的陳水扁在各方面表現都讓人耳目一新,也因為他在台北市長任內的表現,讓支持者在他當選總統後寄予厚望,也把陳水扁塑造成為一代政治明星,從扁娃、扁帽等周邊商品熱賣程度可見一斑,但是幾乎瘋狂與盲目的崇拜則帶來了更大的失望與挫折。 作為總統的陳水扁表現極差,很難過曾經作為支持者的我必須這麼說。陳水扁在8年總統任內,沒有處理任何民主轉型「新政府」所要處理的問題,相反的還不斷製造問題;在施政能力上也令人懷疑,另外周遭的人還牽扯出一大堆弊案。不論如何偏袒他,這些形象都跟作為台北市長的陳水扁都相差太多。 因此我感受到一個社會的民主與社會制度的完善,不能指望某個政治人物的上台而為之改觀,民主與社會的公平正義從來都不是一蹴可幾,而是要一步一腳印的踏實耕耘取得,在這點台灣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

    [TWQ5] 這是泛指所有選舉嗎?還是針對總統選舉?
    針對總統選舉,在聯邦制的美國為了達到各邦平等而採選舉人制是最大的不同,另外從政在進行的美國總統大選也可以看出,美國的總統選舉,在選舉前非常久就已經開跑了,各黨各候選人在這個時候已經要跑遍全國為自己的理念提出政策及辯論。 而台灣各黨的黨內初選,好像都是「搓湯圓」搓出來的結果,雖然民進黨有黨內初選,但是我看不出這個黨內初選有什麼民主意義在裡面。所以台灣的選民是針對兩組已經被決定出來的候選人進行投票。而在台灣的選舉過程中,對於政策的討論非常稀少,往往只會看到雙方互相攻擊的文宣,以及各自堅持要打一場「高格調」的選戰。

    [TWQ6]  不論是從台灣或者是世界各國的經驗來看,民主從來都不是睡一覺起來就可以達成的事情。不過我也樂觀的認為,雖然短期內中國還不能民主化,但是長期來看民主是必然的趨勢,但這要靠中國人民的努力才行,只有持續不斷的爭取自己的權利,民主才有到來的一天。 關於民主的落實台灣也還在努力當中,雖然我在之前的回答中,對台灣的民主跟選舉有很多的批評,但是我始終慶幸可以公開大聲的進行批評而不用擔心身家性命安全。雖然現在台灣距離實質的民主還有一段路要走,而我相信中國在民主化之後也會面對相同的問題,民主的素養提升,只有靠時間才能累積,不能指望在十幾年內可以達到歐美各國走了一兩百年的路。而人民要注意的是不要隨著政客起舞,在選舉的過程中政黨要強調彼此的不同以獲得選票,過渡強調彼此的不同而無所節制,則會造成社會的撕裂,民族主義的操弄尤其是民主的毒藥,對民族主義的迷信往往只會帶來巨大的災難。

    标签: , , ,


     

    就选举问题向台湾部落格朋友征问

    台湾的新一届总统大选在即,这是近年来个人关心最多、最靠近的一次。除了因为了解和接触诸多台湾的部落格、产业界以及乡土朋友给我更多的兴趣去深入了解台湾社会,还更因为私下认为此次选举应当是台湾民主进程中一个新的经验重整机会,必定对中国的未来有很好的参考作用。

    作为没有宏观政治愿望的人,我当然是想从最平常百姓的角度去看这样的大选。所以如果能够请求台湾的朋友们给我启蒙一些民主观念,我觉得比中国人只能空谈要真实的多。当然,两类空谈(一个是民主社会主义,还有一夜民主),还是有本质的区别。有时候听听两边的Blogger们是如何的在不同时空进行思考,真想问问大家的思想在哪一个时代。 曾经在大约五年前还有闲去看一些论坛上大陆、台湾两地网民的那些争吵辱骂。后来就根本无兴趣看那些匿名的重复性信息垃圾。而之后在两岸同步蓬勃兴起Blog空间,就更多见的是对话和了解,这显然是不同的思维态度。于是,我罗列了大约20个问题,想借助纯粹的草根媒体空间来获得那种茶馆闲聊出来的认知,而不是主流媒体上轰炸致死的宣传言论。至于是否主观,根本不重要,倾听然后自我判断才是最重要的。那些所谓的义正言辞的立场,都是不动脑筋的泛我思维。就未来而言,说“我”比“我们”更重要。

    所以我请求来自台湾的Blogger们来谈谈这些问题,为了简化,问题已经压缩到六个,这样交流面更宽一点,不必一定伸张自己的颜色立场,也不至于只和自己熟悉的部落客进行引导问答。所以有必要让这个“闲话”延伸到更多的空间(例如,Twitter)。而为了更好地整理,把这六个问题附加了六个标签(例如,[TWQ1] 。任何人希望回答这六个问题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用对应的标签来简要说明。也许最后可以形成一连串有意思的社会对话流,让我们更了解台湾的民主形式,以及背后的诸多文化线索。如果你觉得这些压缩后的问题也有空泛之处,请理解本意在普及我等基础知识,不要再吹毛求疵了。

    好,给台湾Blogger的六个问题是:

    [TWQ1]. 在中国大陆,很多人不假思索地认为自己应当支持国民党,你觉得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TWQ2]. 除了国家认同的考虑,你是否认为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有哪些符合现实的合作前景

    [TWQ3]. 在选择你理想的执政领导时,你如何全面考虑自己的决定?

    [TWQ4]. 哪些人或者事件对你认识台湾的民主有过切身的触动?

    [TWQ5]. 你觉得台湾的选举和美国的选举的不同在哪里?

    [TWQ6]. 从你个人的思想经历,如何为中国的民主提供一些基本的建议?

     

    更新: 来自各路英豪的答复整理中... ,敬请到Terramind 搜索TweetScan 搜索 跟踪更多答复。

    标签: , ,


    星期二, 十月 09, 2007

     

    群体智慧决定未来

    感谢Guy ARIAS 先生,这位自由撰稿人和公关先生捎带我和Edith女士Margaux波尔多市,要不然还真不知道如何从那个盛产名酒的乡村走出来。Guy先生还认真介绍了沿路的知名酒庄,并带我们走入那最顶级的Château Margaux。这座酒庄的几代主人(据说现在是希腊人拥有)不只是用财富,而是用责任维护了Chateau的无上荣耀。这当然是一种品牌效应,以至于Chateau 根本就不会进入寻常的商店销售,而完全通过长期信任的关系输送,而理所当然,价格高的惊人。实际上,对于我,根本区分不出几欧元的红酒和数千欧元的Chateau有什么真正差别,顶多是好一点的感觉而已。

    在Margaux的收获不只于此,当然还有Ci'Num年会。大概因为第一次参加,或许因为是语言的关系,到了最后一天我才和大家有了默契,后来和那么多不讲英文的法国人也竟然能够进行沟通,可见学习语言的环境多么重要。

    Ci'Num是法语 Civilisation Numériques(英文 Digital Civilization)的缩写,实际上是一个行动会议,也就是透过讨论、辩论和群体选择,促成一个促进社会、政府和公众共同行动的数字文明纲领。这显然有法国人典型的理想主义,但是却非常有创造性。整个发起团队透过长达一年的准备,走遍世界各地,寻访那些数字时代的先锋们,并整理成为未来20年(大致到2027年)的展望,汇集为四大景象,供会议的上百位参与者共同延伸讨论(组织者称之为“电子议会)),进行民主汇集筛选出七大未来挑战以及行动方案。会议虽然还有明显的法国思维,却也因为邀请了其他国家的参与者而达到了些许平衡。放在法国大环境,这已经难能可贵。当然更值得我们参考,中国的民间行动纲领少之又少,缺少群体智慧和民主方式是社会弱智的最重要原因。Ci'Num的最后报告要到年终才能完成,不过几天的高效能头脑已经充分显示了共同智慧的矢量加法成果。

    其实学习这些民主方法并不困难,民主不是任何人的恩赐。如今中国的网络民众已经不再是乌合之众,而是越来越具备了聪明之众(Smart Mobs)的基础,如果不断实践总结一些成功的协作方法,绝对不难形成一些具有执行性的行动纲领,或许可以推动社会进一步变革,也可以浮现很多有潜质的创业团队和商业成就。在未来30年的展望中,共同思考(Think Together)比社会媒体(Social Media)更高一个层次,因为不断协作产生的智慧和执行力会超过任何所谓精英和所谓精英团体的粗简版豪言壮语,可以让社会真正多样化和有持续生存能力。

    标签: , , , , , ,


    存档

    一月 2007   二月 2007   三月 2007   四月 2007   五月 2007   六月 2007   八月 2007   九月 2007   十月 2007   十一月 2007   十二月 2007   一月 2008   二月 2008   三月 2008   四月 2008   五月 2008   六月 2008   八月 2008   九月 2008   十月 2008   十一月 2008   十二月 2008   一月 2009   二月 2009   三月 2009   四月 2009   五月 2009   六月 2009   七月 2009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