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by Anothr

Isaac 2.0

自由拓展的生命体验
你在看本页时我在想什么:

    星期六, 五月 09, 2009

     

    胡泳的#twinterview回访

    话说:礼尚往来。不过胡泳教授这动作也太快了。昨天刚刚做完对他的#Twinterview 实验,他今儿就即兴来个快速回访。同样,有人偷窥后做了整理,但是我这次不想遗漏一些重要的信息(例如时间),就自己动手做了一些整理(暂时没功夫做成时间线,谁来试试看?)。整个回访过程历时一个小时40分钟(中间大家还有很多小插曲,不影响主线)。你可以想象电视台的演播室有人走来走去,却有两个人在嘈杂声中大声聊天,还随时放浪大笑或者吃点零食什么的。这肯定是传统媒体无法忍受的。因为有RSS帮我记录了时间,让这个采访数据更加结构化:(用Blog方式的倒叙结构)

    2009年5月8日 12:34
    huyong: @isaac 谢谢Isaac。长出一口气。这Twitter采访还真累人~

    2009年5月8日 12:32
    isaac: 我可得去吃饭了呢

    2009年5月8日 12:31
    isaac: @huyong 他们生在数字化生存中,哈哈。给他们建一个twitter帐号吧,让他们从现在就开始分享全世界。胡谦慈的妈妈 @zengjinyan 就是个好榜样,在铁屋子里面也能够发射能量。

    2009年5月8日 12:26
    huyong: @isaac #10 啊时间真快,最后一个问题了,代表我们的下一代问一下吧:你我都是父亲,该如何给小孩子建立数字化的存在,在他们足够独立以后,又该如何让其自我管理数字化的存在?

    2009年5月8日 12:23
    isaac: @huyong 草泥马只是锻炼身体,实战还是要靠理性、科学以及协作的规则。在这个俯卧撑、躲猫猫都有问题的国度,出现草泥马是最好的纾解,反倒是我看到的希望。不能当饭吃,但是可以吃的更香,笑得更真。

    2009年5月8日 12:18
    huyong: @isaac #9 说到草泥马,大家都知道你是草泥马汉字之父。可是,单靠嘲笑、恶搞等等,能够改变制度吗?还是只不过是些荷尔蒙和力比多的宣泄?

    2009年5月8日 12:13
    isaac: @huyong 只能做范式的转变,把垂直架构解构(草泥马是艺术工具,还有科技和新闻学工具),同时建构水平架构。每个人有独立的新媒体就会有新的社会符号,然后就可以建立新的连接。人们之间的度数会大大减少,鳖在中南海的人也会走出来

    2009年5月8日 12:08
    huyong: @isaac #8  在一个贫连接的国度,如何建立富连接?

    2009年5月8日 12:06
    isaac: @huyong 对普世价值在中国的社会认知现状,其实我挺悲观的。但是基石在于教育,如果我们这一代人多分享,社区就有希望,媒体就有希望,孩子们也就有了希望。所以分享主义在教育中的实践,才是我最想看到的。我看到一个孩子主动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就很开心。而看到家长老师的压制,就很气愤。

    2009年5月8日 12:03
    huyong: @isaac #7 你说过:“在中国,良心都可以泯灭,廉耻可以不顾,可要是仔细观察,人性中的分享和表现愿望还是存在的,这点生存天性也许没有好坏之分,但也是折腾到最后在中国唯一仅存的普世价值。”中国这么一个大国,靠这唯一可怜的普世价值,难道能够建构出什么?

    2009年5月8日 11:58
    isaac: @huyong 分享主义是Human Nature,所以不是一个创造。但是在一个富连接的社会想象中,分享是唯一可以作为保持信任的动机。所以分享主义,简单地说,就是自我消除不分享的各种障碍,而且享受效用递增的回报。

    2009年5月8日 11:54
    huyong: @isaac #6 你写过关于分享主义的文章,我知道你还在写这一主题的书。能用一句话说明什么是分享主义吗?

    2009年5月8日 11:51
    isaac: @huyong 这也是一个时间尺度的问题,人们经常发现自己过去有些事情真没意思。但是不会在当下用历史对照去思考未来的景象,所以还会不断重复。中国人对未来没有想象力,从科幻贫瘠就是一点证明。我说未来,是因为历史和未来一样重要。

    2009年5月8日 11:45
    huyong: @isaac #5 说到未来的想象,你有个论点,中国人没有未来观念是个很大的问题,他们朝生暮死。你是说他们像蜉蝣吗?为什么这么说?

    2009年5月8日 11:41
    isaac: @huyong 我理解宗教就是未来的镜像,是人们把自己的未来想象搬到今天做指引。所以如果Social Trust足够高阶,云智能就会出现。我不小看华南虎和怪叔叔,因为他们都有”神圣性“,如果未来回过头来看

    2009年5月8日 11:39
    huyong: @isaac #4 你相信Social God. 你相信真的上帝吗?群体意识难道能等同于上帝?神圣性真的可以再造吗?

    2009年5月8日 11:34
    isaac: @huyong 我有一个信念,科技、艺术、新闻学是登山的三条路,过去他们之间太远了,现在到了半山腰,该看到彼此了。好在现在,这三条路上帝的距离都差不多远。民主不是形式,未来全球民主一定是每个人武装到牙齿,还要尊重和理解别人。

    2009年5月8日 11:29
    huyong: @isaac #3 Rich Gordon说过,“A democratic society in the digital age needs people who understand both journalism and technology.” 你怎么看待技术与新闻的关系?

    2009年5月8日 11:31
    isaac: @huyong 我对草根和精英定义不同,他们在语义学上不对立。草根里的精英很多,在Twitter上比比皆是;现在很多传统“精英“也开始草根化了,这是好事。 @cnbloggercon 简直太草根了,从Flickr中数千张照片就看得出,其实连组织工作都是”无序“的,不过这也 ...

    2009年5月8日 11:19
    huyong: @isaac #2 你认为自己是草根还是精英?有人批评BloggerCon实际上是精英的聚会。名字打错了,抱歉。

    2009年5月8日 11:12
    isaac: @huyong 2002年的博客圈(记得我和方兴东的名称之争吧),虽然我今天还用网志,但是接受博客这个名称了。当时看不到今天的长尾,其实也是理想地认为草根出版可以改变这个国家,但是今天有很多变异了。今天有长尾,也有噪音。

    2009年5月8日 11:06
    huyong: @issac #1 作为中国最早的博客,那时的博客圈和現在有什么差別? #twinterview开始!

    2009年5月8日 10:51
    huyong: 将在twitter上采访@isaac,他是中国互联网界的文艺复兴式人物,头衔计有风险投资家、软件架构师、创业家和博客先驱。现在是哈佛的Berkman fellow。#twinterview ,采访共计10个问题。

    希望新闻记者们都有一天在用Twinterview的方式,在任何角落对时新闻事件做“全球多声直播”。眼下还是初级阶段,工具和方法会在积累中获得更多提升,不必害怕。

    标签: , , , , , ,


    星期二, 五月 06, 2008

     

    感谢长平

    我对长平的去职,并不感到很惊诧。但是在这个时候,我希望对这个从未谋面的人说一声,感谢。我知道他就在我的两度关联范围内,但是不想去无事打扰。这就是一个六度关联的世界,无需要都变成一度。

    因为我对胡佳说过的“不可避免的一步”也不感到惊诧,对朋友的朋友被请去“喝茶”也不感到惊诧,对艾未未说“奥运火炬让人盲目”也不感到惊诧。因为看到他们,就如同看许许多多长平,越来越支撑起这个国家的未来顶篷。有更多人,因为他们而开始自由思考,有些普世价值已经开始在中国生根,这就是他们的功绩。

    所以,要对长平们说,感谢。

     

    //再次用旧图来感谢那些爬墙的人们

    image

    标签: , , , ,


    存档

    一月 2007   二月 2007   三月 2007   四月 2007   五月 2007   六月 2007   八月 2007   九月 2007   十月 2007   十一月 2007   十二月 2007   一月 2008   二月 2008   三月 2008   四月 2008   五月 2008   六月 2008   八月 2008   九月 2008   十月 2008   十一月 2008   十二月 2008   一月 2009   二月 2009   三月 2009   四月 2009   五月 2009   六月 2009   七月 2009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