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by Anothr

Isaac 2.0

自由拓展的生命体验
你在看本页时我在想什么:

    星期二, 七月 07, 2009

     

    谷歌不可错失的公关机会

    大家都知道谷歌是被绿坝们做了,所以李开复也急火攻心,住进了医院。好好地过尊贵日子,突然变得低俗下作。里外不是人,谁都觉得委屈,这哪能不急呢。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问题不是一天突然发生的,谷歌中国在公关策略上的失误,对社会情报的轻视,在对待政府关系上的暧昧表现,以及失去群众基础都是今天这种局面的内在成因。在两年前给Google 创始人的公开信中,我已经提醒了Googler们如何运作谷歌中国的原则:一味顺从和妥协,只能被当作鱼肉,不光被觊觎,而且可能被阳谋玩弄。今天的事实就是如此,在妥协中失去了自己的支持者,只能让操纵者感到有恃无恐,为所欲为。作为中国业务的执行者,开复不上火才怪。

    当然,战略是无穷的。如何在危机中获得新的商业机会,能够置于死地而后生呢?Eric Schmidt 的表态看上去有点“远交”的味道,可以视作战略的一个言论准备,关键是中国的管理团队如何巧妙地利用眼下的弱势巧力而为,创造新的公关契机,甚至奇迹。

    同样在那封春天的公开信中,我强调了“草根”的重要性。公司大了,就容易玩弄权势,认为自己无所不能,然后就忽视了个体用户的存在。谷歌中国显然是如此类别,除了花钱方式类似美国母公司,却并没有什么原生创新力。在产品策略上,除了一些奇技淫巧的混搭应用,基本上拿不出上台面的作品。那个免费音乐的服务,更是不伦不类。似乎是进攻性武器,又羞羞答答,不敢出击,连自己的域名都不敢用,所以也必然毫无作为。

    无常的政府是争取不到的,即使私下达成协议,也会过期作废。相反,争取民众的支持才是谷歌能够生存而不是苟活的根本基础。虽然今天重申公开信中利用Adsense 的纯商业策略已经有些过于单一,但是这种思路并不过时。用合法、持续和纯商业的策略,远胜于玩弄技巧。政府公关是必要的,但是都当作是敷衍之道就够了。在“谷歌门”事件中,虽然已经陷入无法可依的状态,翻盘的时候,却仍然要步步循法,让构陷者掉进自己的洞里去。

    延续草根的思路,与草根媒体协作,是谷歌唯一的出路。在当夏流行的Tee潮流中,谷歌不妨和Da Code或者GeekCook等团队合作,为Google Adsense 用户提供一大批清凉T恤。爱穿者,必然为谷歌的支持者。有符号的串联,谷歌就不会再次错失和草根的并肩机会了。

    当然,也许聪明的谷歌人也许有更多以上原则下妙法,只要不是那些高考地图之类的雕虫小技,或者到大学演讲之类的浮名燥物就可以了。商业不纯洁,但是纯洁之心可以做持久的商业。

    标签: , ,


    星期五, 六月 26, 2009

     

    一位初中二年级学生的作品:中国网络审查

    来自一位初中二年级学生的作品:


    标签: , ,


    星期一, 六月 08, 2009

     

    自由推一个套路 (Using Tor to support Twitter access in China)

    很多方法可以解决Twitter 的访问问题,这是因为Twitter本身的开放性,让它能够在审查制度和防火长城前面显得游刃有余。但是对于普通人,如何玩转被墙的Twitter,仍然是一个看似简单却非常迟疑的问题。如果能够削减人们对Twitter的热情,自然也就达到了GFW的目的。

    有一个方法,对我非常适用,所以做一个分享。如果你本地电脑已经安装了Tor,并且使用Twhirl 或者TwitterDeck等工具,那么这个方法会非常有效,而且非常平滑。

    找到任何Tor 镜像网站(例如,http://tor.shizhao.org ),安装Tor 的完整包之后(包括Privoxy ),Tor 将自动运行在系统中,并透过Privoxy 提供一个代理端口8118。你当然可以到浏览器中设置这个本地端口为代理服务器,但是对所有的网页都使用代理服务器有点不公平,加上Tor本身的速度不够快,也会损失对绝大多数网页的用户体验。所以另一个通用的代理服务脚本PAC 方法可以帮助有选择地使用Tor来访问某些网站。对于只应付Twitter访问的用户,可以只用这样简单的一个脚本:

    function FindProxyForURL(url, host)
    {
    if (shExpMatch(url, "*twitter.com*")) return "PROXY 127.0.0.1:8118";
    return "DIRECT";
    }

    你可以不用管这段代码是如何工作的,只需要保存为一个文本文件(例如Tor-twitter.pac)。但是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维基百科了解更多。

    接下来到Windows 的控制面板(我没有实验Mac和Unbuntu,但是方法类似)设置“Internet 属性”,并将“局域网”设置的部分选择“使用自动配置脚本”,将地址设为你本地PAC文本的地址,例如 file://c:/gfw/tor-twitter.pac ),然后保存就好了。

    因为Twhril 和 TwitterDeck等客户端工具都使用Adobe Air 开发,而Air 则依赖于系统的代理,所以以上工作做好,就可以轻松地继续在这样的工具上太极推了,因为不需要类似网页那样的等待,所以感觉会很顺畅。想象这是自己在玩转一个巨大的墙,可能更加愉悦。

    另外,因为Tor提供的匿名访问能力,即使在Twitter没有被墙的情况下,这种方案也有助于增加访问的安全性。

    标签: , , ,


    星期三, 十月 01, 2008

     

    维基与墙亲密接触?

    image (Credit: scio.gov.cn)

    9月27日,在天津的达沃斯年会期间碰到了老朋友,维基百科创始人Jimmy Wales,聊到他前一天和国新办副主任蔡名照碰面的事情。我随后去国新办的网站看那条新闻,发现本来的网址已经不能访问,但是从主页上仍然可以找到这条新闻,进入IP网址http://211.151.64.117/gzdt/ldhd/tp/200809/t222588.htm)能够看到。眼下这两个地址都可以访问,说不定是技术原因,无从考证。

    说到这次见面,网站上并没有任何详细的对话内容。Keso说:不知蔡名照先生会怎样跟威尔士打哈哈,想来比较有趣。Jimmy 当然要先适应一下中国式的沙发会面方式,所以他带了PPT根本用不上。好在高层人士有高层人士的吹牛方式(High Level Bullshiting) 。Rebecca Mackinnon 在达沃斯期对Jimmy 做了非正式的采访,大致了解了会面的内容:大家至少谈到了维基百科的核心价值--- NPOV(中立观点):

    他(蔡)说,首先中国的政策始终是鼓励和帮助互联网的发展,而不是压抑互联网的发展。其次他说各个国家都有按照本国历史、国情、民俗制定的管理互联网的法律,中国也一样。他举例说比如在伊斯兰国家不准亵渎真主,或者在德国不准宣传纳粹。吉米回答说,他觉得维基百科的中立性非常适合这个规则。因为我们是写百科全书的,我们写世界上有什么,我们陈述各种观点,但是我们不是做宣传的或者传教的。我们在非伊斯兰国家里也不亵渎真主,在德国外也不宣传纳粹。----  [维基百科:互助客栈]

    后面,我没有时间去北京参加维基人的聚会,相信Jimmy 也会和大家分享这次会面的详细感受。这次会面,未必会让维基百科享受更长的奥运开放优惠政策,但是至少眼下的解封让更多中国人有机会了解维基百科在严肃性方面是其他拷贝猫们无法比拟的(在中国很多人已经开始认为百度百科是自己的创新了)。

    达沃斯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也许比奥运会更好),让中国的各级官员都有机会和来自全球的商业领袖或社会精英有碰撞的机会。当然了,我看到官员们也是自我成群,希望他们事后感觉到不能浪费这些交换价值的机会。

    标签: , , ,


    星期六, 八月 02, 2008

     

    暂时得到解封的网站(抓紧时间订阅)

    路透社 http://cn.reuters.com/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
    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
    美国之音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
    华尔街日报 http://chinese.wsj.com/gb/index.asp
    金融时报中文 http://www.ftchinese.com/sc/index.jsp
    香港媒体:
    明报新闻网 http://www.mingpaonews.com/
    明报月刊 http://www.mingpaomonthly.com/cfm/main.cfm
    亚洲时报 http://www.atchinese.com/
    亚洲周刊 http://www.yzzk.com/cfm/main.cfm
    南华早报 http://www.scmp.com/portal/site/SCMP/
    南华早报中文 http://olympics.scmp.com/GCO_Simpchi_Index.aspx
    苹果日报 http://www1.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sec_main.cfm?
    台湾媒体:
    联合新闻网 http://udn.com/NEWS/main.html
    中国时报 http://news.chinatimes.com/mainpage.htm
    自由时报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index

    除了外媒,维基百科中文站也可以访问了。在当前的编导环境下做一些改变,至少让人们可以有机会看到一些原来不知道的现象,就加油去阅读吧。当然了,很多不被奥委会或者媒体关心的网站依旧在墙外(*.wordpress.com, feed.*.*, *.typepad.com, *.soup.io, 等等等 ),关键词还是照旧过滤的,拉锯战还在进行中。因为奥运会还会结束,所以我就不必那么天真地卸载Tor了。

    以下是大赦国际提供的一个网站小标牌:



    指示的数字是中国的网络封锁指数(这个数据仅作参考),看得出近期在细微上升后仍然回到原来的水平,说明....

    标签:


    星期二, 五月 06, 2008

     

    感谢长平

    我对长平的去职,并不感到很惊诧。但是在这个时候,我希望对这个从未谋面的人说一声,感谢。我知道他就在我的两度关联范围内,但是不想去无事打扰。这就是一个六度关联的世界,无需要都变成一度。

    因为我对胡佳说过的“不可避免的一步”也不感到惊诧,对朋友的朋友被请去“喝茶”也不感到惊诧,对艾未未说“奥运火炬让人盲目”也不感到惊诧。因为看到他们,就如同看许许多多长平,越来越支撑起这个国家的未来顶篷。有更多人,因为他们而开始自由思考,有些普世价值已经开始在中国生根,这就是他们的功绩。

    所以,要对长平们说,感谢。

     

    //再次用旧图来感谢那些爬墙的人们

    image

    标签: , , , ,


    星期五, 十月 12, 2007

     

    信息封锁挫伤国家创新力

    一年年看到诺贝尔奖颁发,中国人则一年年抒发不获奖情节。人们当然会从各个方面分析原因,不乏有科研体制的问题,科研经费的问题,学校教育的问题,评奖歧视的问题... 中国人喜欢一分为二的辩证法,所以不免看上去什么都对,又等于什么都没有说。

    互联网时代,信息已经加速发展,科研体系也在放大开放交流的密度。所以中国科学家不再生存于孤立的环境中,理论上有更多的机会去挑战那些可望而不可及的边缘。但是无论中国科学家在想什么,这个国家的创新土壤是肯定不扎实的。而信息封锁,就是这些土壤中的碎石杂草,勉强长得出庄稼,却如何也结不出硕果。创新比的是速度,在这样的环境下,可能很难有自主创新,即使复制也会走样。封锁,危害在于微观的磕绊,当人们的创新火种在萌发的时候,可能会受到各种阻碍,其中最容易断路的一个原因就是重要的信息被屏蔽。也许信息封锁者的初衷是屏蔽那些对他们有威胁的内容,但是事实上任何封锁都会因噎废食,最后饿死自己的未来。自由思考,建立在自由访问的基础上。而如果没有自由思考,想法(Ideas)、混合(Remix)、创新(Innovation)就会衰减,久而久之,创造力(Creativity)也就没有了,而且同温水中的青蛙,浑然不觉。

    其实诺贝尔获奖者中有几位中国人的,而如果不按国籍算已经有超过7位获奖者。当然这些信息也是被封锁的范围。其实都是心理作用作祟,在民主社会里面,信息的自由未必导致动乱和担忧,封锁者的白发和国家的创造力是成反比的。破除这最后一道心理的界限,中国人也可以拥有一个创新的国度,在于你我对未来的设计,而不是如囚徒般等待戈多

    标签: , , , , ,


    星期六, 九月 29, 2007

     

    加速进化的社会大脑

    这是应二民兄的要约所写,不想被报纸删改了一些关键的思想。传统传媒的弱点展露无遗,不过也更证明,自由思考是中国互联网的未来,任何层面的审查和封锁都是没有希望的,对自我,媒体、对企业,对国家,都是如此。好在,我们有了Blog。


    我的Twitter年龄一岁,Blog年龄五岁,网络年龄十五岁,心理年龄二十五岁,生理年龄....保密

    :)

    上面这个需要你转头的笑脸符号的年龄也是二十五岁,它可能会永久存续下去,时时让网络调出人性的味道。中国的互联网也恰好二十年了 ,于是这些时间巧合给了我们一些暗示:互联网发展的每个阶段,都不是线形的铺叙,而是有一种加速度在努力。加速的不仅是技术,创意,文化,还有整个社会的结构。

    过程是从简单到复杂的:开始是离散的活动,只有少数人有那些杂乱数字组合在一起的电子信箱,人们只是随意性地看看自己是否有信件。然后有了对特定信息的好 奇和对稀缺信息的需要,然后有了注意力和黏着度,然后有了“瘾”,然后有了新的虚拟关系,然后有了弥漫的信息,然后有了数字版权,然后有了信息封锁和洋葱 头,然后有了点对点,然后有了隐私和侵犯,然后有了创作共用,然后有了长尾,然后有了真实的关系,然后有了终身日志,然后有了集合智慧,然后还会有...

    可读写的网络,如同又一次给人类新的共同语言工具。Web 2.0只是其中一种表现形式,从商业上让人们有了削平高峰的创业冲动和投资冲动而已。真正的动力源自于每个人生物本质,“分享主义”(Sharism) 在扁平化的渴求中成为新的法则。分享一份内容,同时可以得到更多回报的内容。这种交易让每个人都划算,也同时验证了生命进化的吞吐代谢规律。每个人都在 “专业余”(Pro-Am)的工具支持下变成了创造者,文本是基础,图片、声音、影像成为混搭(Remix)和搅拌(Mashup)的原料。于是人们的无 形触角越来越多,微小的内容在人和人之间“多对多”(Many-to-Many)地传递,他们成为一个潜在的社会大脑的一颗颗神经元,不规则的树突让他们 之间产生了新的智能模式。这种看似混沌的计算模式,却让整个社会开始共同思考,呈现了“社会大脑”的雏形。这个大脑的每一次“雪崩”,便会诞生一系列的连锁创意、顿悟乃至微观上的革命。

    更有趣的是,这是一个典型的S曲线进化的过程:从无生命的符号,缓慢变成了由生命的有机体,然后加速成为智慧机体,如此循环迭代...在Ray Kurzweil所描绘的生命和智能发展的六大世代来看,也只是第四世代的一些小扰动。每段过程的小S曲线,从远处看只是大S曲线的一段切线,也许根本没有惊奇而言。不过美妙恰恰在于这些不断迭代的分形过程,让我们时时刻刻惊诧在某个瞬间的美丽切面上,就像从小到终每次看云彩的欣喜。

    加速,让很多关于互联网的语录生命显得太短暂。在很多人还乐滋滋地引用那句很有生动的“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的时候,狗已经自己写Blog 说“我是一条狗”了。人们认识到网络是自己的社会存在的一部分,于是他们开始使用这个新的社会身份符号。这种新ID体系已经接近让虚拟身份的烟雾消散,每 件事物、每个人都有可能在无所不在的连接中被整个社会所评价和过滤。不对称的信息结构被撕裂,并重新建立成为紧致的平衡织物。看似神圣的隐私问题交给个人 来控制,信任成为开关,而不是被人随意定义和胡乱利用。Esther Dyson说“更多人渴望被认可,未来没有秘密的世界可能产生更加包容的文化,而多的是更坚强和有准备的个体” 。这是她预测的30年后的景象,眼下还在不断形成中。

    每个个体已经被赋予变成一个扁平世界中的平等节点的权利,这有助他们去创造一个更大的隐私和公共之间的新频谱地带,然后主动分享给整个世界。所以,无所不在的数字游牧生 活成为了新的追求,无线网络会迅速到达各个角落。无时无刻的连接(Always On)才让弥散计算成为可能,而这种计算则给人们带来终身的存储需要,即使生命结束也有被保存的可能。生命,在数字中有了延续的可能。互联网是上帝给人类 的最后一根神经,这根神经会进化为新的社会大脑和“社会上帝”(Social God)。这是“创造者”也无法预测的结果,因为是测不准的。

    社会大脑思考起来,文化只是短暂保护的外衣,人性才是最终的法则。很多水土不服的言论正在被普世价值所淹没,那些尝试控制的力量也总是会被分解 掉。加速度让人类学会适应共同决策、共同分享,学会尊重和包容。文化不断细分,却又相互嵌套,互为子文化。所以不再是阶梯形,而是没有中心的揉面团连续 体。这种反复揉动的结果,让民族主义者变成了自由的思想者;让唯物主义者变成了建构主义者;让孤立主义者变成了分享主义者。中国人,也会加入到这个社会大 脑的思考中去,回归到本应有的人性和民主智慧轨道。

    社会大脑已经不再有国界和时差。 在二十年前的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的内容是:“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过长城,走向世界)”。今天看来,这个愿望已经加速而且有乐趣地接近了。◆(2007/9/27,阿姆斯特丹)

    标签: , , , , , , , , , ,


    星期四, 九月 06, 2007

     

    世界经济论坛----世界体验封锁

    大概“世界经济论坛”大连的官方组织者已经忽视了这个问题,或者有意向与会者展示功夫网?所以很多与会者体会到了封锁,不知道向大会提出这个问题会不会有反馈,还是人们会和中国人一样学会忍受和自我适应。昨天的晚宴上,邵亦波说他感觉封锁越来越少,官方越来越开放,我想是他比较缺少在大陆生活的原因吧(他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Blog都可能已经被封锁)。相反,任何在中国长期Blogging或熟识网络的人都会开始对疯狂的封锁表示愤怒,即使比较温和的人也不例外。

    标签: , , , , ,


    星期三, 八月 29, 2007

     

    我的十个“数字游牧”优惠券

    我有十张“数字游牧”的优惠券(现在剩下九张),可以节约20元。我在考虑如何分发他们。我希望留五个给独立的个人Blogger(现在剩下四张),还希望留五张给一些小型的CoP(Community of Practise)项目。因为“数字游牧”正在紧张的服务准备过程中,我不准备一下子发光,要不然他们会骂我给他们添堵,所以每个星期发放一张还是可能的。

    如果有人真正需要,可以直接连接我,或者在Skype上我一个消息

    另外草莓也正式开始交给“数字游牧”托管,也略微放心一点了。

    标签: , , ,


    星期五, 六月 08, 2007

     

    我的Flickr主页

    春夏之交,天气燥热,还被强盗砸碎了那么多窗户,心中反倒凉快了许多。当年自诩的掘墓人,今天自掘坟墓啊。

    http://www.isaacmao.com/gfw/gfw.php?q=uggc%3A%2F%2Fsnez1.fgngvp.syvpxe.pbz%2F193%2F535666090_8662922rsq.wct%3Fi%3D0&hl=3ff

    标签: , ,


    星期四, 六月 07, 2007

     

    啥网络

    下午Twitter和Blogosphere里面都是Flickr 被和谐的消息,果真草莓周刊的所有图片都白窗了。不过Twitter也不争气,不一会儿就自己缴枪当机。这才叫哀鸿一片,道哥说:“这网络真的没法玩了...”。再次给GFW记特等功一次,为年底评奖和未来写墓志铭做铺垫。

    标签: , , , ,


    星期三, 三月 21, 2007

     

    *.blospot.com 又不能访问了

    昨天和哈萨克斯坦朋友作在线交流,顺手建立一个Blog来做演示,可是没过多久就发现不能访问了。一路探索,发现基本上blogspot上的Blog都不能访问了。使用Tor和其他Proxy都没有问题,看来“和谐”工作越来越细致入微,真的要给GFW颁发世纪工程奖了。

    标签:


    存档

    一月 2007   二月 2007   三月 2007   四月 2007   五月 2007   六月 2007   八月 2007   九月 2007   十月 2007   十一月 2007   十二月 2007   一月 2008   二月 2008   三月 2008   四月 2008   五月 2008   六月 2008   八月 2008   九月 2008   十月 2008   十一月 2008   十二月 2008   一月 2009   二月 2009   三月 2009   四月 2009   五月 2009   六月 2009   七月 2009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