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by Anothr

Isaac 2.0

自由拓展的生命体验
你在看本页时我在想什么:

    星期三, 七月 01, 2009

     

    Google Docs 分享接力与自由传播

    从前思考过使用Google Reader 创造社会神经元效应的想法,最近发现Google 在社会性神经元的发展上有了更更多的进步。Google Reader 能够迅速地把一段信息块(主要是来自RSS格式)透过多种方法与其他社会性管道上的应用连接起来,分享(Share)、标签(Tagging)和邮件(Emailing)是Google Reader的几大法宝,而且都能够用键盘的快捷方式实现。所以把一些有趣或者重要的内容快速传递到其他管道变成了瞬间的事情。从技术架构的角度来看,Google的很多服务已经符合了社会性管道的基本特征,以Google Docs来说,就是非常更好的社会性管道实现的典范。

    Google Docs支持很多种工作文件需要,例如文字档、幻灯片,还有电子表格。每种文件都可以邀请别人来参与协作,或者前来围观。而最妙的是,Google Docs可以用秘密网址的方式(也就是一种看上去很复杂的网址),让围观者也不知道这是谁发明的作品。这种方式可以最大程度保护作者的言论自由,增加了社会真相的释出几率。最重要的是,这种设计增加了分享接力的可能性,也就是一个分享能够刺激被分享者进一步的分享行为。这就是我最关心的社会性媒体的核心动力,也就是沿着社会性网络持续地把一个媒母(Meme)传递到六度空间,这样的体系是无法被封闭的。如果这种媒母能够穿过不同的系统,就可以进入社会性管道,让信息更加自由地流转到任何可能的方向。唯一最可怜的是那些信息的审查者,也就是老大哥(Big Brother)。当他想要去阻止可见的信息时,信息已经弥漫到整个信息空间,而且传播管道已经不是初期的一两条,而是成百上千条。

    一个例子,“2009匿名网民宣言”的幻灯片是一个Google Docs 幻灯片。你可以浏览这个幻灯片,还可以简单地在浏览后点击“复制”,就可以把它保存到你的在线文档中。此后,你可以透过电子邮件邀请更多人来访问你的复制品。这种接续过程非常奏效,不但加速了传播的过程,而且每次接力还都有变形的可能,加上你的创新想法。这就是信息的遗传和变异,并且有机会产生新的“物种”。那份宣言的最早版本是文本形式的,现在已经演化为了各种形式,接续创造和混合创造就这样发生了。

    当然有人说在幻灯片的第十四页选择岳敏君的“大笑”图片不合适。因为他虽然在作品商业化方面很得开放的好处,却是一个对自由困惑的人。因为创作“戏谑”学生运动的作品《自由引导人民》,他也因此成为了被人诅骂的对象。加上2008年顺势反法,高调抵制在巴黎的艺术展,他的思维高度确实受到了质疑。但是其实对艺术家的要求不需要那么苛刻,他的作品可能有表现人性的侧面,但并不一定要求他本人也有多么高尚的诉求。其实对作品的解读也是一个切面的演绎而已,他的其他作品《处决》因为矛盾的表现,也获得了天价的拍卖结果。不管如何理解,他自己并没有吃亏。至于在宣言中使用他的作品,可能是更好地佐料吧,见仁见智。除了他的《大笑》系列,那幅《自由引导人民》并不多见诸媒体,我看了也是不知如何诠释,反倒觉得五味杂陈。我也相信经历过六四的人绝对有不同的观点,或者会根本从情感上无法接受。但是单个人生渺小苦短,别人的感受就让岳生自己慢慢去领悟吧。
    http://p8.p.pixnet.net/albums/userpics/8/6/548686/1193132377.jpg

    标签: , , , ,


    星期一, 十二月 10, 2007

     

    Google 的算法更类似大脑吗?

    《新科学家》这篇文章似乎有点姗姗来迟:"Do our brains work like Google?",既正确也不正确。因为Google的PageRank算法汇聚了大量的网页索引,所以可以说其“记忆”检索能力如同大脑的记忆,而检索任何词汇的过程会触发PageRank算法的计算,这也如同人脑的神经元协同处理词汇的反应过程。这是Google 聪明而且善用了互联网的链接资源,当时确实领先一筹。

    但是Google没有活跃的神经元,它顶多还是一个集中计算的巨大记忆体。所以它根本无法处理词汇的含义(语义)。另外,词汇在人脑中的记忆和拼写、读音以及相关的图像都是相关联的,而且负责记忆的神经元群会实时改变分析的策略,从而使一个词汇的理解产生动态含义(例如,当你看到一个词汇的时候,如“河蟹”,可能很快在几秒钟内产生多种会意的反应)。这个过程还会随着人的环境变化(例如你正在和别人对话)而呈现不同的质量,所以是并发的潮汐计算(Tide Computing)。

    Google 曾经用无数的鸽子来形象描述其实现PageRank算法的技术,但是基本上每只鸽子都是一样的算法,基本上没有分布式的个性神经元群作为动态计算的保证。从这个角度来看,Google的算法还远远不够。当然,以Google今天的第一步,走到未来的模拟人脑,是一个基本的梯级过程。而且Google正在汇集新一轮的计算资源,加之这家公司也开始考虑社会性大脑(Social Brain)的模型,所以距离未来的P2R(人机计算)的理想又进了一步。但是,实现真正人脑模拟的奇点(Singularity)已经并非一家公司所可以独立担当,尤其是Wikia这样的公司正在社会性搜索方面跃跃欲试。不管结果如何,新一代的领军者是谁还真的未得而之。

    标签: , ,


    星期一, 九月 03, 2007

     

    为什么讨厌谷歌

    在搜索框中输入“france consulate san francisco",结果Google 搜索工具栏给了我一些好看的结果。看上去很美,可是当我一点那张地图,却发现自己被引导到Ditu.google.cn,而且煞有介事地说“无法获悉这一地点 San Francisco, CA,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真是可笑,是你提供的地图结果让我来到这个页面,不是我胡乱输入的结果。

    france consulate san francisco - Google 搜索_1188801199272点击地图后franceconsulate loc- San Francisco, CA,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Google 地图_1188801460958
    回过头才发现搜索后的页面早就是google.cn了,而我一早把Google.com作为缺省的搜索引擎,他们总是不厌其烦地把握劫持到google.cn来。谷歌同志,你到底想干什么。自己已经主动自残到弱智,还要摆出一副我能的架势,这就有点让人鄙视了。

    这段时间一直听到谷歌的各种战术动作,貌似热热闹闹,他们大概颇有成就感。但是也深深从Blogosphere和Twitter Sphere中听到了人们对这个中国化的公司的不满。我觉得这是蓝藻战术,而不是蓝海战术,用蓝藻去铺满整个湖水的表面是容易的,可是富营养化的结果就是大家都堕落,连水都喝不了了。

    我还是在用Google.com,希望这种对谷歌的厌烦情绪不要触发有一天连Google.com都放弃。也许Google.com也从来没有特别关注用户的反映,但是至少在那里Geeks文化的影子还在,不至于到中国只有做出“谷歌新闻联播”这种低档次的Remix视频。看Gmail的视频,感觉不错,因为毕竟是用户的参与。可惜似乎已经也同样有过弃的感觉,确实Gmail最早升G,各种特性也颇有创造力,但是现在全世界都已经用G规格的邮件服务了,他们却开始在那里兜售空间了。虽然我每天在9x%的空间边缘,是不会被忽悠着去买他们的空间的。

    标签: , , ,


    存档

    一月 2007   二月 2007   三月 2007   四月 2007   五月 2007   六月 2007   八月 2007   九月 2007   十月 2007   十一月 2007   十二月 2007   一月 2008   二月 2008   三月 2008   四月 2008   五月 2008   六月 2008   八月 2008   九月 2008   十月 2008   十一月 2008   十二月 2008   一月 2009   二月 2009   三月 2009   四月 2009   五月 2009   六月 2009   七月 2009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