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by Anothr

Isaac 2.0

自由拓展的生命体验
你在看本页时我在想什么:

    星期六, 十二月 22, 2007

     

    人机计算的想象

    新一期的草莓周刊(40期,也是被功夫的)会谈到Gtalk上的那个翻译机器人,其中有引用老冒“调戏”这个机器人的故事。我则希望对这类机器人采取宽容的态度,因为他们的设计思路并没有超越,所以期望不需要过高。

    习惯于把一个服务变成机器人,并和一台机器(或者一个线程)进行聊天,是过去很长时间的“机器人”(自动服务应答程序)的固有观念。这和今天的银行IVR没有啥区别,其核心缺少两个基本特征:个人属性和时间属性。所以当你和一个机器人聊了一阵,你就会感到毫无乐趣,因为这个“人”只会泛来复去的车轱辘话,所以只能玩玩而已。因为没有时间属性,它也不会记住你是谁,上一次谈话到了什么程度,它根本没有主动和你对话的能力(全凭你的提问)。所以,理论上这样的设计是不会产生可以学习的机器人,也就不会和你的发展轨迹相一致,看似有趣的机器人很快会被你抛弃。Google的翻译服务机器人就是这样的初级阶段,甚至还没有和用户对话分析拼写的地步,所以基本上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地方。至少,银行Call Center 还有人工服务的选择,虽然他们天天忙音。

    我理解的机器人计算应当更进一步,把它称作“人机计算”(People to Robot Computing,P2R)。每个人应当有自己的专属机器人,他们可以携带模块化的计算能力,或者透过接口调用专有服务(例如,翻译)。这个机器人可以托管运行在一个安全的服务器上,永远在线(AlwaysOn)。它可以负责处理你的各种请求和提问,并把这些请求分发到不同的服务接口进行处理,这样你就可以在睡觉中处理很多任务,而且你的处理过程会以终身日志(lifelog)的方式被你的机器人所保存,它甚至可以帮你发布一些需要社会化的内容(例如,照片),或者通知你的朋友们你最新分享的讯息(理论上是告诉你朋友的机器人)。你的机器人,当然会根据你的对话过程而长进,至少他们可以帮你管理时间轴上的信息,找到一年前备份的一份文件不是什么难事。

    这样一来,可以做到每个人都有一个机器人作为第二社会身份的集成代表(另一个你),它可以把你的各种社会性档案(Social Portfolio)都变成活的可对话实体,这是比SecondLife更有潜力的的Life 2.0方式。和你的机器人对话,可以透过信任获取你的很多社会性信息,例如你最近的状态(在波尔多,还是在台北?),如此一来,很多分散的Social Portfolio 就可以透过这个获得身份而作了新的集成,至少人们在查询你的状态是不会骚扰你,或者迷失在你那么多的社会性软件丛林中。例如我最近又添加了新的汤料想必很多人还不知道,我想你如果有这样的机器人就不用担心了。当然达成真正的人机对话服务还有很多要素,今天的想象和尝试只是第一步。

    这也是我不太赞成Social Graph这个名称的原因,用Social Portfolio 就是最好的理解了。

    标签: , , , ,


    星期一, 十二月 10, 2007

     

    Google 的算法更类似大脑吗?

    《新科学家》这篇文章似乎有点姗姗来迟:"Do our brains work like Google?",既正确也不正确。因为Google的PageRank算法汇聚了大量的网页索引,所以可以说其“记忆”检索能力如同大脑的记忆,而检索任何词汇的过程会触发PageRank算法的计算,这也如同人脑的神经元协同处理词汇的反应过程。这是Google 聪明而且善用了互联网的链接资源,当时确实领先一筹。

    但是Google没有活跃的神经元,它顶多还是一个集中计算的巨大记忆体。所以它根本无法处理词汇的含义(语义)。另外,词汇在人脑中的记忆和拼写、读音以及相关的图像都是相关联的,而且负责记忆的神经元群会实时改变分析的策略,从而使一个词汇的理解产生动态含义(例如,当你看到一个词汇的时候,如“河蟹”,可能很快在几秒钟内产生多种会意的反应)。这个过程还会随着人的环境变化(例如你正在和别人对话)而呈现不同的质量,所以是并发的潮汐计算(Tide Computing)。

    Google 曾经用无数的鸽子来形象描述其实现PageRank算法的技术,但是基本上每只鸽子都是一样的算法,基本上没有分布式的个性神经元群作为动态计算的保证。从这个角度来看,Google的算法还远远不够。当然,以Google今天的第一步,走到未来的模拟人脑,是一个基本的梯级过程。而且Google正在汇集新一轮的计算资源,加之这家公司也开始考虑社会性大脑(Social Brain)的模型,所以距离未来的P2R(人机计算)的理想又进了一步。但是,实现真正人脑模拟的奇点(Singularity)已经并非一家公司所可以独立担当,尤其是Wikia这样的公司正在社会性搜索方面跃跃欲试。不管结果如何,新一代的领军者是谁还真的未得而之。

    标签: , ,


    存档

    一月 2007   二月 2007   三月 2007   四月 2007   五月 2007   六月 2007   八月 2007   九月 2007   十月 2007   十一月 2007   十二月 2007   一月 2008   二月 2008   三月 2008   四月 2008   五月 2008   六月 2008   八月 2008   九月 2008   十月 2008   十一月 2008   十二月 2008   一月 2009   二月 2009   三月 2009   四月 2009   五月 2009   六月 2009   七月 2009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