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by Anothr

Isaac 2.0

自由拓展的生命体验
你在看本页时我在想什么:

    星期四, 十月 23, 2008

     

    狮子和蚂蚁

    Helge Fahrnberger (@muesli) 采访我之后(代表The Gap Magazine),稿子还没有出来,倒先做了一个幻灯片,这也是采访者与被采访者之间的梯级创造(Cascade Creation) 的一个美妙的例子吧。这个幻灯片叫做“狮子与蚂蚁”,因为通篇采用同一个图片来示意两个版本的世界,和当下混乱中激烈争论的经济哲学以及史无前例的美国大选有些类似,所以相信不会有人看不懂:

    About Lions and Ants
    View SlideShare presentation or Upload your own. (tags: bottomup topdown)

    采访中,我几乎没有提到过狮子与蚂蚁作为例子,但是媒母(Meme)就是这样的,当你分享出去之后,就会在另一个地方激发出一系列更多的媒母,创造力就出现了,当它们回到你这里的时候,你才知道集合智慧(Collective Intelligence)确实超过了单脑智慧。

    标签: , , , , ,


    星期五, 八月 01, 2008

     

    《自由灵魂》英文版(Freesouls)即将出版

    经过Christopher(编辑)和Joichi Ito(主创) 的共同努力,英文版的《自由灵魂》即将出版并全球发行。现在可以透过亚马逊提前订购,或者届时下载整本书的电子版(别忘了,这本书是“创作共用”协议发行的)。

    image

    书中那些精美的人物图片当然是珍品佳作,是Joi这些年全球推进自由文化、Web 2.0科技以及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 应用中采撷的精彩瞬间。配以其他关于自由文化的文字说明,就构成了一个颇有新意的作品。至此我回想到当初Christopher 在诚品好读休刊前与我的对话邀约中那份诚意和信心。

    全书文字在译言的翻译工作也接近了尾声,大部分的章节被评价为“信达雅”,连我都对自己所写的章节翻译成为的中文文字感到振奋。我期待着中国出版社的跟进,让这本书真正成为全读者享受开放思维和分享主义(Sharism)思想的一次美餐。相信豆瓣也很快会出现本书的读者群组,期待任何人提出批评和反馈

    标签: , ,


    星期六, 九月 29, 2007

     

    加速进化的社会大脑

    这是应二民兄的要约所写,不想被报纸删改了一些关键的思想。传统传媒的弱点展露无遗,不过也更证明,自由思考是中国互联网的未来,任何层面的审查和封锁都是没有希望的,对自我,媒体、对企业,对国家,都是如此。好在,我们有了Blog。


    我的Twitter年龄一岁,Blog年龄五岁,网络年龄十五岁,心理年龄二十五岁,生理年龄....保密

    :)

    上面这个需要你转头的笑脸符号的年龄也是二十五岁,它可能会永久存续下去,时时让网络调出人性的味道。中国的互联网也恰好二十年了 ,于是这些时间巧合给了我们一些暗示:互联网发展的每个阶段,都不是线形的铺叙,而是有一种加速度在努力。加速的不仅是技术,创意,文化,还有整个社会的结构。

    过程是从简单到复杂的:开始是离散的活动,只有少数人有那些杂乱数字组合在一起的电子信箱,人们只是随意性地看看自己是否有信件。然后有了对特定信息的好 奇和对稀缺信息的需要,然后有了注意力和黏着度,然后有了“瘾”,然后有了新的虚拟关系,然后有了弥漫的信息,然后有了数字版权,然后有了信息封锁和洋葱 头,然后有了点对点,然后有了隐私和侵犯,然后有了创作共用,然后有了长尾,然后有了真实的关系,然后有了终身日志,然后有了集合智慧,然后还会有...

    可读写的网络,如同又一次给人类新的共同语言工具。Web 2.0只是其中一种表现形式,从商业上让人们有了削平高峰的创业冲动和投资冲动而已。真正的动力源自于每个人生物本质,“分享主义”(Sharism) 在扁平化的渴求中成为新的法则。分享一份内容,同时可以得到更多回报的内容。这种交易让每个人都划算,也同时验证了生命进化的吞吐代谢规律。每个人都在 “专业余”(Pro-Am)的工具支持下变成了创造者,文本是基础,图片、声音、影像成为混搭(Remix)和搅拌(Mashup)的原料。于是人们的无 形触角越来越多,微小的内容在人和人之间“多对多”(Many-to-Many)地传递,他们成为一个潜在的社会大脑的一颗颗神经元,不规则的树突让他们 之间产生了新的智能模式。这种看似混沌的计算模式,却让整个社会开始共同思考,呈现了“社会大脑”的雏形。这个大脑的每一次“雪崩”,便会诞生一系列的连锁创意、顿悟乃至微观上的革命。

    更有趣的是,这是一个典型的S曲线进化的过程:从无生命的符号,缓慢变成了由生命的有机体,然后加速成为智慧机体,如此循环迭代...在Ray Kurzweil所描绘的生命和智能发展的六大世代来看,也只是第四世代的一些小扰动。每段过程的小S曲线,从远处看只是大S曲线的一段切线,也许根本没有惊奇而言。不过美妙恰恰在于这些不断迭代的分形过程,让我们时时刻刻惊诧在某个瞬间的美丽切面上,就像从小到终每次看云彩的欣喜。

    加速,让很多关于互联网的语录生命显得太短暂。在很多人还乐滋滋地引用那句很有生动的“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的时候,狗已经自己写Blog 说“我是一条狗”了。人们认识到网络是自己的社会存在的一部分,于是他们开始使用这个新的社会身份符号。这种新ID体系已经接近让虚拟身份的烟雾消散,每 件事物、每个人都有可能在无所不在的连接中被整个社会所评价和过滤。不对称的信息结构被撕裂,并重新建立成为紧致的平衡织物。看似神圣的隐私问题交给个人 来控制,信任成为开关,而不是被人随意定义和胡乱利用。Esther Dyson说“更多人渴望被认可,未来没有秘密的世界可能产生更加包容的文化,而多的是更坚强和有准备的个体” 。这是她预测的30年后的景象,眼下还在不断形成中。

    每个个体已经被赋予变成一个扁平世界中的平等节点的权利,这有助他们去创造一个更大的隐私和公共之间的新频谱地带,然后主动分享给整个世界。所以,无所不在的数字游牧生 活成为了新的追求,无线网络会迅速到达各个角落。无时无刻的连接(Always On)才让弥散计算成为可能,而这种计算则给人们带来终身的存储需要,即使生命结束也有被保存的可能。生命,在数字中有了延续的可能。互联网是上帝给人类 的最后一根神经,这根神经会进化为新的社会大脑和“社会上帝”(Social God)。这是“创造者”也无法预测的结果,因为是测不准的。

    社会大脑思考起来,文化只是短暂保护的外衣,人性才是最终的法则。很多水土不服的言论正在被普世价值所淹没,那些尝试控制的力量也总是会被分解 掉。加速度让人类学会适应共同决策、共同分享,学会尊重和包容。文化不断细分,却又相互嵌套,互为子文化。所以不再是阶梯形,而是没有中心的揉面团连续 体。这种反复揉动的结果,让民族主义者变成了自由的思想者;让唯物主义者变成了建构主义者;让孤立主义者变成了分享主义者。中国人,也会加入到这个社会大 脑的思考中去,回归到本应有的人性和民主智慧轨道。

    社会大脑已经不再有国界和时差。 在二十年前的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的内容是:“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过长城,走向世界)”。今天看来,这个愿望已经加速而且有乐趣地接近了。◆(2007/9/27,阿姆斯特丹)

    标签: , , , , , , , , , ,


    存档

    一月 2007   二月 2007   三月 2007   四月 2007   五月 2007   六月 2007   八月 2007   九月 2007   十月 2007   十一月 2007   十二月 2007   一月 2008   二月 2008   三月 2008   四月 2008   五月 2008   六月 2008   八月 2008   九月 2008   十月 2008   十一月 2008   十二月 2008   一月 2009   二月 2009   三月 2009   四月 2009   五月 2009   六月 2009   七月 2009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