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by Anothr

Isaac 2.0

自由拓展的生命体验
你在看本页时我在想什么:

    星期四, 六月 25, 2009

     

    国会纵火案

    几天前和朋友们谈到TankMan的事情,过去了20年,还有机会知道他是谁吗?辩论的人中,有人不希望知道是谁,也有人有信心查出他是谁。我的断言是已经不可能知道了。对于历史事实,大部分人承认确实发生过这件事情(除了掩耳盗铃)。时隔20年后,仍然有新的事实透过不同资料形式重新翻出来,也反过来说明对这类事件仍然有大量的事实无法挖掘出来。事实集合是可以完备的吗(我更不敢提100%这样数学计量)?永远不可能,这就是一个基本悖论。当事实被探究出来信息熵增加的时候,我们当然有更多的智慧可能去做判断,问题是有很多因素让探索的过程收到阻碍。在事实可能随着时间增加的过程中,信息熵也可能同时在噪音和阻碍中沿着时间线减少。这就可能形成历史测不准

    历史上就有很多这样的案子,有的甚至刚刚发生就会陷入测不准状态。新闻记者、犯罪学家和历史学家也只能靠有限的信号去做解读,但往往因为不同的立场而将这些有限的信号串联形成不同的结论路径。到最后,最公平的做法也只能让他们在那里共同呈现出来,变成佯谬(Paradox)。“国会纵火案”(Reichstag fire)就是这样一个案例,说来并不有趣,因为从这样一个事件所串联的很多世界性悲剧是永远让人们难以承受之重,但作为哲学分析值得一提:

    “国会纵火案”发生在1933年2月27日,柏林消防队于晚上9时14分开始接到德国国会大楼火警报告。火情同时发生在几个不同地点,但当消防队到达时,主要的议会大厅发生爆炸,燃起大火。警察搜索现场时,发现一个赤裸的冻得哆嗦的男人,这个人叫凡·德尔·卢贝,是荷兰共产党人,一个失业的建筑工人,在此前不久才到德国。--- [维基百科:国会纵火案]

    单从这样的信息,人们(有人说“连傻子”都)可以立刻做出简单判断。操纵媒体的人自然知道如何加强引导这种假设,并放大单一而且确凿的结论。加上后来凡·德尔·卢贝“之供认不讳”,共产党“故意纵火”的罪状基本定型。新的《国会纵火法令》和“人民法庭”由此形成,由此事件,德国全面进入了国家社会主义时代,并一步步引出烧遍世界的战火。

    可是真相究竟是什么?

    假设有一个真相存在,一个人(不是其他动物)可以有几种方式到达它:1. 她可以抽签,这是一种最原始朴素的捷径。对一些二分的结论,她也许扔一个硬币了事,说不定碰上的就是真实结论,当然或者完全错误;2. 推断,需要通过调查和了解获得一些基本的事实和微结论,沿着互相不矛盾的思维路径,也许可以得到一个貌似合理的解释。但是在已知事实不能证明或者证伪的情况下,也可能是错误的结论;3. 她还可以参与公共辩论,可以说是社会性的推断,她们比单个她更能够获得相对完备的事实,或者共同过滤掉更多的噪音。社会性的方法随着参与尺度的增加,是有机会覆盖到证明和证伪的最大路径面积的。

    image

    这三种方法,人们可能每天都在反复运用。因为不完备的现实,所以增加了人们认识真相的复杂度,也是有史以来社会产生冲突的根本原因之一。但是最可怕的不是个人的判断失误(即使她用抽签的方法),毕竟伤害比较小,也有机会改正;最大的灾难来自于国家所创造的强制路径。中国人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的就是武断的路径选择,透过单一的言论选择让事实强度迅速衰减,然后很快达到一个“佯真”(Truthiness)。这样很容易构陷无罪者冤罪,也纵容有罪者脱罪。新闻学和犯罪学的目的,旨在增加事实的证明和证伪上的强度,虽然不能直接带给我们真相,至少减少了抽签导致的的高错误概率,或有利于绕开强制路径。推翻新闻学和犯罪学的基本存在,就会马上陷入佯真:看上去是一个基于“确凿证据”的结论,其实是“千疮百孔”,与真相完全背离。用这种“结论”去定罪或者采取行动,不但没有正义,会陷入不可预测的灾难。

    在“国会纵火案”中,就是这样的情况:

    凡·德尔·卢贝经过严刑拷打后,承认国会大厦是他纵的火,是为了反对纳粹党。经过和德国共产党领袖同时进行的审讯,根据《国会纵火法令》,于3月1日宣布共产党意图暴动,因此为非法。第二天,冲锋队占领了全国所有共产党党部,德国共产党是第一个被迫退出国会的党派。--- [维基百科:国会纵火案]

    在社会性媒体刚刚起步的今天,透过更多可见的辩论虽然不能探究到所有真相,但是至少明白任何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更何况真相的逼近过程往往很艰难,容易随着时间箭头衰减到难以捕捉。Tankman 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一朝剩余事实无法探究,信息熵就再难以再增加,已有信息强度还会衰减。而随着时间箭头到达一定点,即使这些障碍完全解除(例如档案解密),强度已经极度衰减的事实组合也无法再补充到完备的事实,所以就会完全测不准,再也无法解答谁是王维林。时至今日,历史测不准原理让我们必定再也无法得到“国会纵火案”的真相: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纽伦堡审判战犯时,德国将军弗兰茨·哈德尔宣誓书面供认:“在1942年元首生日午宴上,当大家谈论国会大厦的建筑和其艺术价值时,戈林大声说:‘只有我才最清楚国会纵火案,因为火是我放的。’他一边说一边拍自己的大腿”。但戈林在审判中完全否认。目前对国会大厦纵火案的起因历史学家们有几种不同的说法:一种认为凡·德尔·卢贝出于个人原因放的火,被纳粹党利用了;另一种认为是共产党策划凡·德尔·卢贝放火;大部分人认为是纳粹党策划的纵火。--- [维基百科:国会纵火案]

    以上一些内容也只是对维基百科中文版的一些整理所作的思考(英文版更加详尽一些),这些片面的事实其实难以让我再做结论判断,否则又陷入了另一个自我结论路径。我不想这样做,但是欢迎大家分享自己的推断,或就此而公共辩论,让我们对逼近真相一些更高的概率。路径强制仍然在今天仍然不断发生,酝酿着更多人类的自造悲剧。个体如果缺少新闻学素养,就会每天在匆忙地做出各种结论,或者跟从某些结论,重复得到和国会纵火案一样的佯真悖论。在这个意义上,路径强制者就是纵火犯。

    国家会纵火,你敢相信吗?

    标签: , , , , , , , , ,


    星期三, 十月 01, 2008

     

    维基与墙亲密接触?

    image (Credit: scio.gov.cn)

    9月27日,在天津的达沃斯年会期间碰到了老朋友,维基百科创始人Jimmy Wales,聊到他前一天和国新办副主任蔡名照碰面的事情。我随后去国新办的网站看那条新闻,发现本来的网址已经不能访问,但是从主页上仍然可以找到这条新闻,进入IP网址http://211.151.64.117/gzdt/ldhd/tp/200809/t222588.htm)能够看到。眼下这两个地址都可以访问,说不定是技术原因,无从考证。

    说到这次见面,网站上并没有任何详细的对话内容。Keso说:不知蔡名照先生会怎样跟威尔士打哈哈,想来比较有趣。Jimmy 当然要先适应一下中国式的沙发会面方式,所以他带了PPT根本用不上。好在高层人士有高层人士的吹牛方式(High Level Bullshiting) 。Rebecca Mackinnon 在达沃斯期对Jimmy 做了非正式的采访,大致了解了会面的内容:大家至少谈到了维基百科的核心价值--- NPOV(中立观点):

    他(蔡)说,首先中国的政策始终是鼓励和帮助互联网的发展,而不是压抑互联网的发展。其次他说各个国家都有按照本国历史、国情、民俗制定的管理互联网的法律,中国也一样。他举例说比如在伊斯兰国家不准亵渎真主,或者在德国不准宣传纳粹。吉米回答说,他觉得维基百科的中立性非常适合这个规则。因为我们是写百科全书的,我们写世界上有什么,我们陈述各种观点,但是我们不是做宣传的或者传教的。我们在非伊斯兰国家里也不亵渎真主,在德国外也不宣传纳粹。----  [维基百科:互助客栈]

    后面,我没有时间去北京参加维基人的聚会,相信Jimmy 也会和大家分享这次会面的详细感受。这次会面,未必会让维基百科享受更长的奥运开放优惠政策,但是至少眼下的解封让更多中国人有机会了解维基百科在严肃性方面是其他拷贝猫们无法比拟的(在中国很多人已经开始认为百度百科是自己的创新了)。

    达沃斯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也许比奥运会更好),让中国的各级官员都有机会和来自全球的商业领袖或社会精英有碰撞的机会。当然了,我看到官员们也是自我成群,希望他们事后感觉到不能浪费这些交换价值的机会。

    标签: , , ,


    星期四, 四月 03, 2008

     

    维基百科应用于教学

    维基百科终于得到了部分解封(因为很多地方还是无法直接访问 http://zh.wikipedia.org ),中文维基百科可以从 https://secure.wikimedia.org/wikipedia/zh/wiki 进入。由于众所周知的神圣奥运和藏人换来的影响,当局已经“网开一面”,让一些知识站点重新回到中国人面前,这是一个值得教育工作者和学习者庆幸的机会。此时此刻,教育工作者也不妨多利用这个海量参考工具多设计一些课程计划(Lesson Plan)或者启发学生们做更多的研究性学习。因为不可预测这种局面可以持续多久,至少可以在某个时间之前让大家获得一个更大的认知空间,并有机会探索建构一个更真实的世界。

    在看《华丽的假期》的时候,对韩国的那段历史有诸多疑问,而国内网站的文章和报道无不残偏,只能求救于维基百科。可是无论是否带套,都免不了觉得疙疙瘩瘩,访问不爽,而且图片往往残缺。如今我再次去搜索“全斗焕”等人名,突然有了在国外访问互联网的兴奋感觉,可以畅快地把相关内容浏览参考到饱饱,知识和食物原本就是可以带来愉悦情感的。更愉悦的是,透过这番有基底的研究发现党国和全斗焕是非常好的朋友呀。

    image 盧泰愚總統任期屆滿後,金泳三當選為新一任韓國總統。他立即彻查由全斗煥時間開始的官商勾結活動。1995年11月16日,全斗焕和卢泰愚两位前总统相继因筹集和侵吞秘密政治资金而被逮捕。1996年8月26日,首爾地方法院以主动参与军事叛乱和内乱罪、谋杀上司未遂罪及受贿罪,判处全斗煥死刑,後來改判終身監禁。1997年12月得到候任總統金大中特赦,並於1998年初獲釋。

    以维基百科作为参考进行教学设计(Instruction Design),可以在知识(C)的部分增加对维基百科的引用,也可以在技能(P)部分引导学生对相关知识进行检索,或者对比不同的语言版本的差别;或者也可以在情感(A)部分让同学们集体讨论或辩论相关维基条目的观点,甚至主动对某些内容进行编辑补充。

    有了这样的协作知识库作为参考书,可以把课堂与全球知识并连起来,把封闭于不完善的教科书中的知识释放出来,更重要的是释放学习者的参与、互动和探索愿望,用理解去建构自己的知识,并学会社会性学习。希望看到更多的教育Blogger开始主动的尝试,并能够汇聚更多的经验,帮助小朋友们也有机会体验全球同步学习的全新感受。

    标签: , , , ,


    星期五, 八月 17, 2007

     

    Wikimania 年会(三)

    (时光这个词很妙,形容日子过的很快,所以得赶紧补记下来)

    Wikimania 在台北举行,虽然曾经有很多争议,会议之后也有很多不同的评价,但是单就文化的多样性和氛围来说,我个人仍然是觉得非常合适。首先在亚洲举行就是中国人乃至其他亚洲人的一个便利,可以借此机会更好地宣传自由文化、社会协作以及群体智慧,当然也融合“专业余”变革的价值。台湾有得天独厚的一些草根文化基础,这几年的维基百科参与也相当多。所以Jimmy Wales还特地把KJ聘为在台湾的商业代表,也算是中文市场的一个不错的前哨吧。第二天晚上的大趴踢上,除了比较吵闹的电子音乐,还播放了一段专门录制的Wikipedia 专业纪录片,采访了全世界各地的Wikipedian以及专业人士。人们各抒己见,有人评价Wikipedia的成就和意义,有人讥讽Wikipedia的草根性,也有人表示永远不参与... 这样的综合反倒让人们去思考究竟Wikipedia的成就和力量来自哪里。

    picutre of Joi8/5日第三天的活动很不错,既有Joi Ito 的“分享经济”演讲,也有Wikipedia 理事会的讨论,还有中文Wikipedian的圆桌(椅)会议。Joi 是新一任的CC主席,所以也自然希望CC发扬光大。在Joi 的演讲中,SBF的台湾成员Ilya是当仁不让的主持人,很多台湾当地的草根文化都与他有初创的渊源(例如CC台湾),也是我们这么长时间友谊的纽带。不过中饭的时候,我们把CC扯到了宗教上,所以我特地建议Joi 今后把“分享经济”(Share Economy)称作“分享主义”(Sharism) ,也许算是比共产主义(Communism)的强行剥夺更人性的替代理想吧。我和Jimmy 以及Joi 都很快会在中国再碰面,所以会议中几次见面也就一带而过,不多分神了。不过当晚间去Ilya 家中做客,到很晚还把Joi他们从CC晚会上请过来哈拉(台湾话:聊天),事后也觉得相当有趣。

    Chinese Wikipedian Roundtable值得一提的还有中文维基人的穿插聚会。我们在维基理事会之前的一个多小时,快速地相互作了介绍。中文维基管理员们意气风发,各自表达了对中文维基的当下看法和发展建议。我则从旁观者的角度建议中文维基人多争取在维基理事会中的参与,以及共同关注中文维基的封锁问题。大家还探讨了下一届中文维基年会的事情,虽然匆匆,也可以窥见中文维基发展的一些问题。不能不说路还很长,更何况最重要的一个问题:维基中文在中国大陆被和谐的状态,已经严重影响了中文知识空间在整个维基百科中的地位,也有赖于更多力量的参与解决。前一天, Jimmy在讲解Wikia商业策略的时候,有力地回答了Wikipedia是否会妥协于和谐的问题。九月份,Jimmy也会在大连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后去北京,我们也许会有机会和政府交涉这个问题,但是希望总是难以和现状相提并论,至少我这样认为。

    随着当晚贵宾晚宴的结束,Wikimania年会也就正式结束了。对于年会缺少2.0的氛围(大部分Wikipedian 都不是Blogger),以及直播等技术问题的不足,还有当地媒体和民众呼应的不足等批评都可能存在,却也并不能说影响到会议本身的质量。也许下一届还有诸多问题,可是就像Wikipedia一样,永远都是Beta版才有魅力。我得感谢台北团队的耐心支持,才有大陆的维基人也算首次登陆台湾,是一个突破。也许从民间的协作活动来达成两岸的沟通和智慧分享,才是走向理解的真正通途。

    标签: , , , ,


    星期日, 八月 12, 2007

     

    Wikimania 年会(二)

    第二天一早赶去听Haidong Pan的演讲。他是中国大陆来的第二位演讲者,从前了解Hoodong是从别人的嘴里面。直到上次在IBM的Web 2.0 圆桌会议上才有机会直接面谈交流。海东看上去瘦瘦小小的样子,人却很直率。他的演讲也吸引了一些人的兴趣,尤其谈到中国互联网的一些特色“无知、无聊、无耻”,竟然有人大笑起来。他也谈了百度对维基百科的内容抄袭问题,其实是中国的普遍现象。不过我得赶紧去准备我的主题,所以提问后就赶紧去Rm. 328 配置投影等设备(不知道海东有没有分享他的Slide)。不过开始的时候,发现都是朋友们来捧场,反倒没有了听众的表现欲望。全当是Meetup交流吧:

    我讲的是一直在思考中的知识尺度(Granularity) 问题,当信息存储于头脑中的时候,他们是非常小的化学电讯号。而经过复杂的神经网络存储和计算后,就会形成人的决策。信息模式(Information Pattern)变成了知识。所以当Wiki/Blog出现的时候,人们发现了难以捕获的知识开始有形化,能够用不同尺度呈现出来。而Twitter之类的Meme工具又一次将尺度缩小。所以我特地在幻灯片中展示了这个知识频谱(Knowledge Spectrum) ,希望引起Wikipedian的关注,Wiki并非是知识的唯一聚合形式。对于Wikipedian社区,Twitter/Blog/Discussion也许都是必要的。

    我还担心Wikipedia 的未来,是否会在狂热的知识积累后走向"S"曲线的热寂?所以信息熵(Information Entropy)也是我当日希望和大家探讨的一个话题。除了维基百科,其他维基项目似乎都在长尾末端,是否需要有更实用的知识空间来填补,而让它更开放?

    没有太多争论,听众的问题集中于中国的信息封锁,这是我司空见惯的。于是大家相视而笑,尽在不言中。乔老大的问题倒不错,他提出了一些“渐进”的观点,并关心在中国如何用撕裂的技术(Disruptive Technology)去改变社会。我想还是很多人有同样的兴趣和热情,只是一个主题是包含不了的,也许答案就在知识建构中,所以我的建议是多去贡献内容,Twitter是一种方式,Blog是一种方式,Wikipedia是一种方式,草莓也是一种方式,还有那么多2.0的方式,都是在改变和推动世界。

    听说晚间要去西门町红楼有Wikimania的大趴踢(Party),兴奋地赶紧回去睡个觉... (未完待续)

    标签: , , , ,


    星期六, 八月 04, 2007

     

    自由编辑和知识进化

    Wiki 小小的自由编辑动作,引发了人类知识的一场新的创造与聚合。但是知识是什么,是不断固化的作品还是动态流动的信息模式?这一点我不够确认,所以在今天上午一次Wikimania的研讨中(Room 328)我的观点是Wikipedia确实很重要,也体现了社会智能(Social Intelligence)的强大力量,但是回过头看,人类创造信息的方式还有很多:从大脑的内在思维(眼下无法穿透探测)到越来越多的即时通信和即时知识(例如Twitter, Anothr 等),到更大一点的知识块(例如Blogging, SNS sharing等),然后还有Wiki这样的“大”作品集合。

    这些方式之间是透过互联网神经相互作用的,并不存在一种方式可以完全替代其他方式的可能。未来的知识是在各个领域之间透过社会网络进行“矢量加法”运算,不断进化(应当是Meme的不断遗传和变异),同时形成每个时刻的社会知识快照(Knowledge Snapshot),以及映射到个体的思维模式(Thinking Pattern)。影响社会知识快照的质量和均衡性的问题包括信息封锁(例如功夫网)、身份识别(例如OpenID),还有社会信任(是否有SNS支持)。突破了这些障碍,真正的无障碍知识空间才会形成,而那种社会大脑的形成过程还有待时日。所以眼下Wikipedia本身的一些问题(例如缺少统一的身份识别,缺少巩固的社会性网络),也许是当务之急。

    Jimmy talking about Wikia

    (也许我也应当放一些照片到Yupoo上去,因为我知道国内的用户无法看到Flickr照片。在这里的访问优越感还是存在的。)

    明日基本上都是社交活动,希望和更多Wikipedian 进行交流。昨夜在淡水的那种清闲加入到了台湾之行的综合感觉中,希望今后来台湾的访问者都有机会去有河书店和老伴686一聊。过了明天,又开始移动了,先到新竹和台中,然后再决定是否继续南行.....

    标签: , , , , , ,


    存档

    一月 2007   二月 2007   三月 2007   四月 2007   五月 2007   六月 2007   八月 2007   九月 2007   十月 2007   十一月 2007   十二月 2007   一月 2008   二月 2008   三月 2008   四月 2008   五月 2008   六月 2008   八月 2008   九月 2008   十月 2008   十一月 2008   十二月 2008   一月 2009   二月 2009   三月 2009   四月 2009   五月 2009   六月 2009   七月 2009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

    订阅 帖子 [Atom]